总部动态

  • 2019-07-26 总部动态

    成为世界遗产领域最具专业影响力的人:ICOMOS招募世界遗产顾问

    每年世界遗产大会期间,评估文化遗产项目的时候,会有几位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的资深专家坐在ICOMOS的位席上,解读ICOMOS评估报告,回应委员国提出的问题。这些熟悉的面孔,便是我们常说的ICOMOS世界遗产顾问。他们并不是政府的官员,也不是ICOMOS的领导人,却是在世界遗产评估领域拥有专业影响力的人。如果您也想成为这样的专家,请认真阅读本通知:ICOMOS,是世界遗产委员会负责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评估的唯一专业咨询机构,同时也负责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文化遗产的保护状况评估。随着世界遗产数目的增加,相关评估工作日益繁重,也为了保持和提升世界遗产评估工作的专业水准,确保世界遗产名录的全球代表性、平衡性和公信力,由主席河野俊行发起,目前ICOMOS在全球范围内征集专家,参与这一重要工作。详情参见下文征集通知中译文,欢迎国内优秀的文化遗产专业人士积极报名。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查阅通知英文原文。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征集“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顾问”意向书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正在广征世界各地文化遗产专业人士,以扩大世界遗产顾问国际团队的规模并使其更加多样化,以评估世界遗产名录文化遗产和混合遗产申报项目。背景作为世界遗产委员会咨询机构之一,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作用包括:评估世界遗产名录的申报项目;监测世界文化遗产和混合遗产的保护状况;审查缔约国提出的国际援助请求;为能力建设活动提供投入和支持。世界遗产顾问协助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国际秘书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小组和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提出建议。这项工作要求一致性和极高的专业和科学标准。此次邀请仅限于那些希望成为世界遗产顾问的人士,他们将与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评估单位合作,负责评估文化遗产和混合遗产等申报项目。如有需要,还将发布其他类型任务的类似邀请。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顾问的主要职责在评估《世界遗产名录》申报项目时,顾问的主要任务包括:分析申报文本、起草评估报告和向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小组做口头汇报。报告草案需遵守《世界遗产公约》和《实施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操作指南》的要求。此外,报告必须是客观和全面的,参考大量的文件并汲取众多专家的意见,使用标准化和严格的程序分析有关文献(例如全球研究)中的最新知识。工作安排各不相同——对于大部分任务,顾问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工作。而对于某些任务,顾问可能需要出差,包括出席在巴黎举行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小组会议等。某些顾问还可能被要求参与缔约国间的技术讨论,并向世界遗产委员会做陈述。尽管安排各不相同,但通常来说,会根据工作性质和数量,与顾问签订年度合同并提供报酬。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要求所有世界遗产顾问充分了解《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任务的实施政策》,并在他们为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提供服务期间,每年都签署该政策文件。要求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对世界遗产顾问评估申报项目工作的要求如下:至少10年以上在一项或多项(物质)文化遗产相关领域的工作经验。拥有较强的,不断更新的关于《世界遗产公约》及《实施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操作指南》的知识,这对于了解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工作情况、在工作中适当使用涉及的术语和概念,非常重要。具有扎实的遗产保护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在理解和认识文化多样性固有的差异方面思想开放、具有同理心。具有良好的英语和法语的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顾问能够使用这些语言进行工作或至少能够阅读,这两种语言都是首选。优秀的分析和写作能力,能够根据结构化的格式编写复杂的报告。作为工作的一部分,有些顾问可能会被要求做口头陈述,而这些顾问应有卓越的进行简洁陈述的能力,并能以平静的,有尊严的态度回答问题,并应对偶尔碰到的挑战。能够独立有效地工作,能够参与团队合作,能够适应多文化的环境。能够在压力下工作,并在严格的期限内完成任务,不能例外。在一年中的某些工作任务高峰期能够迅速做出反映,这一点也很重要。如具有在区域或国际上不同的工作经验将是特别有利的条件。此外,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非常谨慎地遵守最高级别的专业标准,避免利益冲突。因此,请世界遗产顾问注意遵守以下事项:顾问不能处理与他们自己国家有关的材料,或其他任何地方与自己的专业活动有直接关系的、或他们直接参与的遗产。顾问必须保持独立,不受政治和/或经济影响或偏见的影响,不影响其工作的公正性。如顾问所参与的申报项目正在由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进行评估,则在评估期间该顾问不能参加相关工作,除非他们证明自己作为顾问的角色不会构成任何利益冲突。类似的规则也适用于目前作为其所在国代表参加世界遗产委员会代表团的个人。​一般不允许世界遗产顾问为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进行世界遗产实地考察。外派专家将通过其他程序来参与实地考察(主要指申报项目和反应性监测)。评审合格候选人入围的候选人将被要求进行书面测试,以评估他们的分析和写作技能。符合这项工作要求的候选人将进入指导程序,然后才可以承担其作为世界遗产顾问的全部职责。申请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热烈欢迎所有符合上述要求的、对文化遗产感兴趣的专业人士加入世界遗产顾问团队。如欲递交意向书,请电邮至:WHadvisers-callforinterest[a]icomos.org。请在邮件主题中注明“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顾问”,并提供下述信息:概述您的专业知识的简历(最多4页);一封求职信,说明您为什么想成为世界遗产顾问,以及您如何满足所需要求(最多2页)。我们要求在2019年9月9日前以英语或法语提交意向书以及所有附件。请注意,以其他语言提交的意向书或在截止日期后收到的申请将不予考虑。有关世界遗产顾问及相关要求的更多资料,请参阅常见问题。如您的问题未包括在该文件内,可向我们提出进一步的咨询要求。巴黎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秘书处2019年7月

  • 2019-03-07 总部动态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乡土建筑和土质建筑遗产科学委员会2019年联合年度会议

    本文由ICOMOS CHINA,WHITRAP-Shanghai和同济大学联合发布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乡土建筑和土质建筑遗产科学委员会(ICOMOS-CIAV & ISCEAH)2019年联合年度会议暨“面向地方发展的乡土和土质建筑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2019年9月6-8日中国 · 平遥主办方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乡土建筑科学委员会(ICOMOS-CIAV)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土质建筑遗产科学委员会(ICOMOS-ISCEAH)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ICOMOS-CHINA)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上海)(WHITRAP-Shanghai)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历史文化名城规划学术委员会中国建筑学会城乡建成遗产学术委员会同济大学学术支持单位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中国建筑学会《建筑遗产》《建成遗产(英文)》协办单位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承办方平遥县人民政府会议背景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是成立于1965年的非政府组织,致力于世界范围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ICOMOS聚集了10 000多名专家,他们为保护理论的国际宪章与建议以及文化遗产保护最佳案例贡献力量。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咨询机构,ICOMOS直接参与世界遗产的技术评估和世界遗产地保护状况的监测等工作。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乡土建筑科学委员会(ICOMOS-CIAV)和土质建筑遗产科学委员会(ICOMOS-ISCEAH)是构成ICOMOS的28个国际科学委员会和110个国家委员会中的2个国际科学委员会。这两个国际科学委员会旨在推动乡土和土质建筑遗产的全球合作与保护。两个国际科学委员每年选择一个国家召开一次世界性高级别国际研讨会和年度会议,一方面探讨当下国际前沿的乡土建筑和土质遗产的保护理论与案例,另一方面也为当地的保护与可持续发展提供建议和意见。 平遥拥有极其丰富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1986年成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99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入遗二十多年来,平遥县委县政府在古城保护与发展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遗产保护精细化管理机制建设、人居环境改善、文化传承和创新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果,但是作为世界遗产城市也面临着新的挑战。 2019年ICOMOS-CIAV与ICOMOS-ISCEAH中国联合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以下简称“2019平遥会议”)拟选定在中国平遥举办。本次国际高端文化遗产研讨会拟就面向地方发展的乡土和土质建筑、乡村景观等的保护进行交流和合作,提出有关面向地方发展的乡土和土质建筑保护的“ICOMOS平遥建议”,为世界范围的文化遗产保护做出贡献。同时,本次会议将对平遥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保护的改善和地方城乡可持续发展提出意见和建议。会议主题核心主题:面向地方发展的乡土和土质建筑保护 如何通过对乡土和土质建筑的保护促进地区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目前遗产保护的国际前沿话题(2019年ICOMOS的年度会议主题为“乡村景观”rural landscape),同时也是遗产地地方政府当下最迫切的诉求。会议核心主题从以下四个分主题进行阐释与拓展:分主题1:特征、价值与保护 由于特殊的地理、气候、文化等因素,造就了与地形环境适应的乡土和土质建筑,构成了独特的“乡村景观”,中国黄土高原的窑洞、地坑院等即为典型。本议题拟通过对世界各地区乡土和土质建筑的比较研究,进行乡土建筑的特征研究、价值阐释,从而提出科学保护思路。分主题2:城市化进程中的困境及可能性应对 随着大规模城市化推进,乡村作为人口输出地区,面临突出的老龄化、空心化等问题,进一步造成乡土和土质建筑保护的困境。本议题面对这种困境,探讨如何通过规划、政策和制度等方面,从地方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考虑乡土和土质建筑的保护与利用。分主题3:当代保护方法与技术创新 乡土建筑是传统建造体系形成的产物,蕴藏着当地人对地理气候条件适应的智慧。随着时代变迁,这种建造体系已经逐渐消失或演变。本议题探讨如何利用现代技术对乡土和土质建筑遗产进行保护和修缮,如何在当代建筑中体现传统智慧,这也是面向可持续发展越来越重要的话题。分主题4:面向地方发展的活化利用 随着时代经济的发展,大量乡土建筑的历史功能已经发生改变。本议题探讨如何在保护原则的基础上创新乡土和土质建筑的活化利用,妥善处理乡土和土质建筑保护与地方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特别主题: 走向公众的乡土遗产保护——平遥国际工作坊案例 近年来,平遥开展了遗产保护走向公众的新探索:面向利益相关方的《平遥古城民居保护修缮及环境治理导则》、“平遥古城传统民居修缮补助政策”等建立了公-私合作模式,获得了较好成果。2018年,平遥县人民政府设立了“平遥国际工作坊”,旨在促进跨学科的专业团队与地方政府、当地居民和广大公众共同进行城乡遗产的保护。本次研讨会期间拟展示、汇报和推广平遥国际工作坊的阶段性成果,并听取国内外专家的意见和建议。主要时间节点3月6日:会议公告及论文摘要公开征集4月10日:摘要提交截止4月20日:摘要审查结束并通知5月10日:开放与会人员注册5月31日:论文草稿提交截止6月15日:论文草稿修改意见通知6月30日:论文正文提交截止进行论文集编辑7月15日:宣讲名单确定8月25日:演讲PPT提交截止9月5日:现场注册及报到9月6-8日:国际会议与联合年度会议9月9-10日:会后短途考察9月11-18日:会后长途考察论文摘要提交指南请至会议官方网站下载摘要模板:2019ciav-isceah.whitr-ap.org;摘要文件必须以Word文档的形式发送至会议邮箱:2019ciav-isceah@whitr-ap.org;摘要提交截止日期为2019年4月10日,超过该期限的提交将不被采纳;摘要文件全部采用英语;摘要必须是最新的原创文件,并保证没有在其他地方发表过;提交摘要以后,作者将收到一封确认邮件。如未收到,请主动联系会务组核实。会议地点介绍 平遥古城位于中国北方,距离北京600多公里,距离上海1300多公里,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县级城池之一,是明清时期(14-20世纪)中国汉民族城市的杰出典范。清代,古城商业贸易一度兴盛,曾发展为全国的商业金融中心。它不仅为人们展示了中国历史一幅非同寻常的文化、社会、经济及宗教发展的完整画卷,并且对研究这一时期的社会形态、经济结构、军事防御、宗教信仰、传统思想、伦理道德和人类居住形式等都具有重要价值。1986年平遥被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997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会议地图©同济大学古城墙©同济大学商业大街©同济大学文庙©同济大学日升昌票号©同济大学传统民居院落©同济大学注册费用后续将公布大会注册费用专门账户。注意 :注册费包含:到达和离开时平遥-太原机场的交通接驳费,会议材料费,三天会议期间的午餐和茶歇,会议期间主办方和承办方组织的古城参观门票费和讲解费(不包括会议前后到达和离开太原的交通费、住宿费,以及会后2天短途考察和8天长途考察等其他相关费用)。参会者随行人员注册费在此之外不包括会议材料费。ICOMOS CHINA 会员福利:论文入选的协会会员(含国内、国际会员)将免收注册费。ICOMOS CHINA 不从本次活动中收取任何费用。会后考察1. 短途考察(9月9-10日):第一天:平遥周边世界遗产与乡土和土质建筑考察第二天:平遥周边传统村落与乡土和土质建筑考察2. 长途考察(9月11-18日,共8天):中国福建省和广东省的不同类型乡土建筑考察3.考察费用短途考察:50美元(或350元人民币)/人长途考察:1800美元(或12000元人民币)至2200美元(或15000元人民币)/人注意1:短途考察费用包含:会后平遥周边2天考察的门票费、英文导游讲解费、车费和第二天午餐(不包括住宿费和其他餐费等相关费用)。注意2:长途考察费用包含:太原-福建/广东省(回程也可选择到北京/上海等)来回机票、车费、4星级及以上酒店、餐费、门票和英文导游服务等费用。具体行程安排以及不同价格的详细解释将会在后续进行公布。联系我们网站:2019ciav-isceah.whitr-ap.org(建设中,部分板块将陆续至5月正式开放使用)邮箱:2019ciav-isceah@whitr-ap

  • 2019-01-16 总部动态

    ICOMOS主席河野俊行2019新年致辞

    近日,ICOMOS主席河野俊行发表新年致辞,ICOMOS CHINA将英文致辞翻译为中文,分享给大家。英文原文:New Year Greetings from the President of ICOMOSHappy New Year! I hope you had a relaxing holiday season. I still vividly remember the warm hospitality of all my Argentinian colleagues at the Advisory Committee and Annual General Assembly meetings in Buenos Aires, and would like to transmit this message as the year 2019 starts. You can also download this letter in English, French and Spanish.Reviewing the past year and looking ahead, I share some views on how we could improve on the strengths of ICOMOS, and invite your thoughts on this also. The last twelve months have been a learning process for me, since the nature and amount of work as president of ICOMOS is vast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a vice president. I know the organization better now, and its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are clearer to me. As I mentioned in Delhi twelve months ago, I believe our organizations strength lies in the high standard of our members’ work to meet local and global needs and in our diversified international membership.However, ICOMOS is established in only roughly 70% of the countries of the world, and has a weak presence in others. During my journeys in the past 12 months, I visited heritage sites in several countries for the first time, and saw worrisome situations that might have been averted if we could have supported and coordinated the presence of local experts. Concern for authenticity was absent, and, certainly, none of the charters were applicable to these sites.First, I intend to visit more countries with weak, absent, or newly established National Committees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ir needs. Together, we can explore how ICOMOS International can support them, and explore how their unique needs and experiences can contribute to enrich the heritage narrative, not only within ICOMOS, but for the broader heritage field. Please feel free to suggest initiatives in countries that might welcome a visit.Second; keeping focus on authenticity as we help manage changes in todays conditions is especially relevant. 2019 is the 25th anniversary year of the Nara Document on Authenticity. You may remember the Nara+20 project presented on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Nara Document at the Florence General Assembly in 2014, which revisited the concept of authenticity from social perspectives. However, many areas related to authenticity remain unelaborated, such as urban heritage, where relevant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ttees’ involvement as well as National Committees’ views seem crucial. There are also several ways we can contextualize that relevance: link it to the reconstruction and recovery project that has been pursued in order to respond to post-trauma situations by the task force and the Working Group with focal points of interested ISCs and NCs since 2015, as well as to the revision of the Heritage Impact Assessment Guidance. I will share more details on the project soon and invite your opinion.Also the year ahead may be a defining, and certainly, a challenging one for the World Heritage business of ICOMOS. As you know, since early 2000, there has been tension arising from the ICOMOS recommendations to the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WHC) and contrary decisions made by the WHC. To avoid worsening tensions, ICOMOS became more proactive and introduced a mechanism, a dialogue process, for direct communications with nominating State Parties since the evaluation cycle 2015/2016. As I mentioned in Buenos Aires, the positive effects of this dialogue process gradually emerged in 2018, evidenced by the improved substance and tone of oral interventions by the WHC and their more nuanced decisions. But there are still other views. For instance, the ambassador of a member state of the WHC told me personally in Manama that “monopoly is not good”. We should draw our attention to the fact that the WHC in 2018 extended the mandate of its ad hoc working group, which includes “to Discuss the modalities for the possible use of advisory services of other entities with suitable experience and knowledge, in line with UNESCO’s rules and regulations, and in addition to the current three Advisory Bodies” (42COM12A). The working group presents its recommendation to the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in Baku this July 2019, and the Committee may adopt a resolution. Hence, this year is crucial for the World Heritage business of ICOMOS. I believe that the integrity of the work of ICOMOS, as a neutral and independent NGO, is key in ensuring the credibility of the world heritage system. I will commit my best possible efforts to this purpose, closely collaborating with the other advisory bodies, IUCN and ICCROM.Last, but not least, in presenting this to you, I encourage you to take these ideas further in your NCs, ISCs, or other forums, and discuss how ICOMOS could strengthen its presence through your work. And I very much look forward to your suggestions on how ICOMOS International could achieve a stronger presence in the world.Toshiyuki KonoPresident of ICOMOS中文翻译: 新年快乐!我希望您度过了一个轻松的假期。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所有阿根廷的同事为ICOMOS咨询委员会和全体大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期间所提供的热情接待,我希望在2019年新年伊始传达这一信息。您可下载这一信函的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版本。 回顾过去一年并展望未来,我在此分享一些如何提升ICOMOS能力的想法,同时也欢迎您就此提出建议。过去的一年对我而言是学习的一年,因为ICOMOS这一岗位的性质和工作量与我作为副主席时是非常不同的。我现在对这一组织有了更好的了解,也更加清楚其优势和不足。正如我一年前在德里所说,我相信我们组织的实力体现在成员国为满足本地和全球需求而工作的高标准之中,也体现在成员国构成的国际多元化之中。 然而,ICOMOS成员国目前只包括世界上70%的国家,在其他国家的存在感极其微弱。在过去的1年,我第一次走访了一些国家的遗产地,看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情形——如果我们能够支持并协调当地专家的参与,这些情形本可以被改善。对真实性的关切是缺位的;当然,也没有一条章程适用于这些遗产地。 首先,针对其国家委员会较弱或者是尚未建立或近期才建立国家委员会的国家,我将开展更多的走访,以便更好地了解其需求。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可以了解ICOMOS总部如何向这些国家提供支持,了解这些国家的独特需求和经验如何丰富遗产叙事——不仅在ICOMOS体系中,而且在更大范围的遗产领域。请各位建议哪些国家可能会欢迎这样的访问。 其次,在我们帮助管理当前状况变化的这一过程中,继续关注真实性是尤其有意义的。2019年是《奈良真实性文件》发布25周年。您可能还记得2014年佛罗伦萨大会期间为纪念《奈良真实性文件》发布20周年所提出的“奈良+20项目”。该项目从社会角度重新回顾了真实性这一概念。不过,与真实性相关的诸多领域并未得到深入阐述,如城市遗产——相关国际科学委员会的参与和国家委员会的观点是至关重要的。同时还有可以将这一相关性进行情景化研究的其他若干途径:将其与相关国际科学委员会和国家委员会为核心组成的任务小组和工作组所开展的旨在应对战后/灾后重建和复原项目联系在一起,以及与遗产影响评估指南的修订联系在一起。我将很快就该项目更多的细节内容与您分享,并邀请您提出意见。 此外,新的一年也是对ICOMOS世界遗产业务重新定义并具有挑战的一年。如您所知,自2000年初以来,ICOMOS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提交的建议与世界遗产委员会作出的决定之间产生了冲突。为避免日益严重的冲突,ICOMOS更加积极主动并引入了一个对话的机制,自2015/2016年度评估周期开始,与提名遗产缔约国开展直接的交流。正如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所说,这一对话机制的积极效果在2018年逐渐显现,这一点为世界遗产委员会口头干涉内容和语气的改善以及更为微妙的决定所证实。不过,依然存在着其他的看法。比如,某个委员国的大使在麦纳麦私下和我说,“垄断是不好的”。我们应当关注的一点是,2018年世界遗产大会拓展了其特别工作小组的权限职能,包括“依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则,除了目前的三个咨询机构之外,探讨对其它具有适合经验和知识的机构的咨询服务的使用方式”(第42 COM 12A号决定)。工作组将于2019年7月在巴库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提交其建议。我相信,ICOMOS作为一个中立和独立的非政府组织,其工作的完整统一性是保证世界遗产体系公信力的关键。我将尽最大努力,通过与IUCN和ICCROM等其它咨询机构密切合作,保证这一目的的实现。 最后,我希望您能够在贵国的国家委员会、国际科学委员会和其他平台进一步传播上述观点,并通过您的工作,探讨如何强化ICOMOS的地位。我十分期待您能够就ICOMOS总部如何在世界范围实现更为有力的存在而提出您的建议。ICOMOS主席河野俊

  • 2018-12-30 总部动态

    发现西西里的遗产——2018年ICOMOS国际考古遗产管理年会观察

    2018年是欧洲文化遗产年, ICOMOS国际考古遗产管理专业委员会(ICAHM)于10月25-28日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蒙塔巴诺镇召开了年会暨科学研讨会。会议由ICAHM与联合国教科文、ICOMOS意大利国家委员会及蒙塔巴诺镇政府联合举办。大会的主题为“发现西西里的Agrimusco-遗产管理的整体性方法”,并针对考古遗产管理的多个方面设定了分主题,分别为“社区参与”、“气候变化”、“旅游与遗产” 和“天文考古”。“天文考古”是本次研讨会的一大亮点,因为距小镇仅几公里的就是近年来在天文考古学界渐渐知名的Argimusco巨石。蒙塔巴诺镇曾在2015被评为年度“意大利最美乡村”,在镇上每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时会吸引到大量周边的游客,给小镇带来短暂的繁荣,也使越来越多的小镇居民将老房子改为民宿酒店接待游客。但总体来说因地处山区,不易抵达,淡季旅游经济也呈现出一派萧条景象。Argimusco巨石阵作为天文考古遗产的发现和对其研究的推动,也是小镇增加遗产景观丰富性和提升整体吸引力的机遇。ICOMOS考古遗产管理专业委员会,像其他专业委员会一样,也会以每年的年会为契机,汇集来自全球的专业会员,在某个特定的遗产地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一方面交流探讨当下国际前沿的遗产保护管理的理论实践,另一方面也希望为当地的遗产保护提供有益的新思路。蒙塔巴诺拥有中世纪的城堡建筑和以之为中心发展起来的极具特色的历史村镇,周边是西西里山区几乎原生态的乡村自然环境、农副产品、风土人情和特色美食,现今又有这一处引起学界和公众广泛好奇的巨石天文考古遗产;如何通过梳理小镇及其周边丰富多样的文化遗产,为区域社会、经济、文化可持续发展提供新的动力,是小镇非常真实的诉求,也正契合了会议的主题“遗产管理的整体性方法”。本次会议另外一大亮点是有来自多个会员单位的中国代表参加。由于协会在会前的积极宣传,共有来自东南大学、清华同衡、首都师范大学等单位的青年专家学者11名,也是参加ICOMOS专业研讨会中国代表数量创纪录的一次。我们乐于见到中国学者在专业领域与国际同行有着更多的交流沟通、遗产保护在中国产生着日益广泛的影响。来自东南大学的常军富老师参加了本次会议,并撰写了观察文章。协会征得其同意,特在此与大家分享:发现西西里的遗产——2018年ICOMOS国际考古遗产管理年会观察常军富东南大学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的周小棣、常军富和建筑学院沈旸于2018年10月底赴意大利参加国际考古遗产管理科学委员会(ICAHM)2018年年会,会场位于西西里岛中部的蒙塔尔巴诺-埃里克纳小镇。本次会议的主题为“发现西西里岛的Argimusco——遗产管理的整体策略”,会议对公众参与、气候和景观剧变、遗产旅游、考古天文学、非洲倡议等议题展开了交流,会后我们和ICAHM主席约翰·皮特森、美国和澳大利亚专家一起对西西里岛周边的古城、考古遗址开展了考察学习。西西里岛是地中海最大的岛屿,不仅自然风光秀美,还拥有着众多独具特色的历史城镇和文化遗址,当地在遗产保护领域有着非常成熟的理念和经验,对于我们在国内从事的实践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在参会和考察的过程中,不同理念和做法的碰撞带来很多触动和不成熟的思考,以此拙文略表。研讨会现场意大利西西里天文考古学院Andrea Orlando博士主旨发言“Argumusco 巨石的历史、考古和景观”一、历史城镇:遗产旅游与空心化蒙塔尔巴诺小镇小镇位于西西里岛中部的山地区域,距我们到达的卡塔尼亚机场车程有近100公里,接机大巴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走了两个小时,才抵达蒙塔尔巴诺小镇。山路环绕中,小镇突入眼睑,给人强烈的震撼。下午的仰光照耀下,土黄色基调的小镇坐落在郁郁葱葱的山野中,褐色瓦顶上方,是一片湛蓝的天空,小镇最高处是建于中世纪的斯瓦比安-阿拉贡塞城堡,厚重的城墙和高耸的塔楼居高临下,与周围漫山的建筑相映成辉。小镇过去是西西里岛弗雷德里克二世的统治地,城堡建于1210年,镇内完整的保存了过去的街巷体系,并保存了大量的中世纪建筑,其中有圣米歇尔教堂、圣凯瑟琳教堂、市政剧院、圣灵教堂、小玛利亚教堂、农业银行等诸多重要的公共建筑,行走在窄巷里,能够感受到小镇浓郁的古典气息和舒适的生活氛围。但另一方面,往昔繁华的小镇目前也面临着人去楼空的境况。在老镇区内,大多数房屋处于闲置状态,门户紧锁,除参会人员外,鲜少碰到当地人,且大多是老人,只有阳台上摆放的花盆为街巷带来点点生色。据介绍,老镇区内的房主大都在外地工作,只有休假时才会回来。除了附近的矿泉水厂,小镇最大的经济来源是旅游。平日里人流罕至,到了周末,一拨一拨的游客开始出现,组团或自驾前来参观。游客为古城带来了生机,除了城堡、教堂等重要历史建筑外,镇政府还利用老建筑改造为历史照片馆、美术馆,展现小镇的悠久历史和艺术成就,沿小镇周围还修建了步道和观景台,使辛苦爬山的游客能够在山顶远眺周围绵延山脉和远处的地中海。游客的到来也为小镇带来了收入,当地居民开起了民宿、旅馆和餐厅,会议期间小镇内的住宿点几户全部客满,我们此行居住的就是其中一家民宿,名为中世纪度假村,由紧邻的几栋小房子组成,每个小房子为一间客房。小房子虽为新建,但用的当地传统石砌墙体和瓦屋面,内外装饰极为简朴,与小镇历史环境相协调。姆迪纳城堡姆迪纳城堡位于马耳他岛中部,建于公元前八世纪左右,在整个中世纪一直为岛内都城所在。古城面积较小,方约250米,选址于高地,城墙高筑,防御性较强。北、东、西三面地势较陡,城墙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南面地势较缓,为城门所在,城墙外侧设有角台马面,墙外挖有城壕,以增强防御。时至今日,城堡的城池体系依旧保存完好,城内保存了大量中世纪建筑,如圣彼得和保罗大教堂、教堂博物馆(原为神学院)、圣彼得修道院、自然历史博物馆等,大部分为巴洛克风格。由于其独特的遗产价值,姆迪纳城堡现在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姆迪纳城堡内生活的人口极少,据介绍只有300人,穿行于大街小巷的几乎均为游客。行走于门户紧闭的小巷中,像是走在一个时间停滞的博物馆,缺乏生活气息。与蒙塔尔巴诺小镇相比,前者受地理环境和交通限制而逐渐衰落和空心化,而姆迪纳城堡则属于受遗产管理的严格限制而导致的人口萎缩和活力丧失。城堡内除教堂、博物馆等向游客开放的公共建筑外,只有少数用房被允许用作纪念品零售店或餐厅对外经营,且古城内禁止车辆驶入,除步行外,只有面向游客的马车哒哒哒游走于街巷中,所以整个古城显得十分安静,难怪这个城堡有一个广为人知的昵称叫“默城”(the Silent City)。国内遗产学界受西方思潮影响,往往极为反感和警惕旅游开发导致的遗产地空心化,但上述两个案例却显示出遗产旅游对于拯救遗产地的衰败和空心化所带来的积极影响。行走在蒙塔尔巴诺和姆迪纳的街巷中,能深切地感受到,对于一些受社会和经济发展规律无法避免的人口萎缩和迁出现象,逆流而行只会南辕北辙,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摆正心态,以积极的姿态去拥抱改变,坚守遗产为人所守、为人所用的初心,方能找到正确的遗产保护与利用之路。二、考古遗产:公众参与和面向未来会议感悟本次ICAHM年会关注的重点依旧是考古遗产的保护、展示利用与管理,其中,公众参与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我曾经参加了ICAHM 2016年年会、2016年台北城市遗产国际研讨会等遗产保护领域国际会议,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国外遗产学界非常重视对公众参与的倡导和支持,这也是他们认为的遗产保护和利用的重要出发点和目的。而这恰恰是国内遗产保护领域长期以来所欠缺的方面。过去,国内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往往重视遗址保护而忽视保留当地居民,导致大规模的人口搬迁和人口隔离现象,也因此带来了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而造成公园发展不可持续。近几年,国内对于遗产地的原住民保留和公众参与开始重视起来,这次参会的国内论文展现了国内在这一领域的探索和实践。如我们的参会论文《考古遗址公园在地文化保护与人居环境改善的实践模式——以可乐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为例》、清华同衡楼吉昊等人的《火塘计划——基于侗族文化的教育和公众参与实践》以及首都师范大学范佳翎《围墙内外:地方文化视野下的河南省平粮台遗址的整体管理策略》、以及协会解立的《海龙屯考古遗址价值阐释:世界遗产与地方价值》等。同时,这次会议国外同行的论文也给了我一些新的认识,如荷兰莱顿大学考古学系的Monique Van Den Dries教授所做的《A Glimpse into The Crystal Ball of Heritage Management》论文汇报,介绍了荷兰考古遗产保护历史、现状并对考古遗产管理的发展方向进行了探讨,指出考古遗产管理的首要目的应该是面向未来一代,让后代能够继续感知和传承遗产的内涵并成为一代又一代发展、创新的源泉。来自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Helaine Silverman介绍了他们的团队对达勒姆世界遗产地价值内涵的扩展研究,将当地过去的煤矿工人与教堂的联系重新挖掘并研究,正如他在汇报时提到的,发达国家尽管在公众参与方面走在前列,但在国内的不发达地区,公众参与依旧是一项极具挑战的工程。由此可见,西方的公众参与活动也是一个渐进发展的过程,也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和再思考。就公众参与而言,东西方面临着不同的社会背景和挑战,我们一方面要吸收西方的先进理念,另一方面更应该深入思考国内遗产所面临的问题,找出遗产与社会、社区共同发展之路。Argimusco巨石本次ICAHM年会的主题为“发现西西里岛的Argimusco”,Argimusco山地距本次会议所在的蒙塔尔巴诺小镇约7公里,山坡上的巨石是西西里岛上一处著名的自然景观,被称为“意大利的巨石阵”。这些自然形成的巨石呈现出人脸侧影、圣母立像侧影和展翅巨鹰的形象,当地考古学家和历史文化学者对其进行了长期的研究,发掘出了一些史前遗物,并发现了巨石在记录星象、日月更替等天文现象方面的独特价值,更将其与该地区远古人类的宗教信仰、祭祀文化等联系在了一起,这些内容给Argimusco增添了神秘而神圣的色彩。但另一方面,由于缺乏强有力的直接证据能够解释上述内涵的真实性,仍有许多人认为这只是一种受地质作用和风化而形成的特殊自然景观。尽管有上述两种不同的解释,但长久以来当地群众对该处巨石的情感寄托和地方学者的多角度、多层面探讨不断强化了巨石的精神价值,使其成为地方文化不容忽视的一部分。其实在国内也有很多类似的案例,一些在外地人看来可能毫无特色可言的对象在本地人眼中却拥有着十分特别的意义。从遗产的物质属性看,无证据的附加价值应该被剥离,但从其精神属性看,其与当地民众之间的精神联系也值得被保护和延续。针对这些问题,本次大会并没有展开讨论,但如何以一种客观而中肯的态度去看待这些事情值得遗产工作者深思。三、遗产保护与展示:理念、细节与创新蒙塔尔巴诺城堡历史建筑会场所在的蒙托尔巴诺城堡过去是军事堡垒,后来在14世纪时被西西里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改造为他的夏宫。目前城堡内仅两栋建筑被修复,剩下的建筑基址均直接展示。修复的两栋建筑在新旧结合方面处理得当,是历史建筑保护与改造的优秀案例。建筑在外墙、屋顶等建筑围护结构方面均延续了历史做法,较为真实的反映了建筑的原貌。但在室内夹层、楼梯、门窗方面则采用了现代材料和做法,如夹层采用钢结构做法,楼梯用的钢混结构,窗户采用木框中空玻璃窗等。经过精心考虑和设计,这些改造或新增构件在位置、形式和质感上与建筑历史风貌保持了较高的协调性。以室外楼梯为例,混凝土结构外面使用了砂岩石板贴面,在色泽和砌块尺寸上与原毛石墙相协调,同时在贴面间用留缝示意出了踏步的位置,扶手连同楼梯平台栏杆均用简洁的铁件制作,锈迹斑斑的外观与历史建筑厚重的外墙一起形成沧桑的历史感。尽管以国内的文物修缮理念看,在石砌遗址上采用钢混结构恢复楼梯对遗址接触面是一种破坏,但如果将楼梯改为钢结构或木结构,或许这份厚重感会减分很多。究其原因,国内的文物保护更多是基于抵制破坏行为的角度而形成的刻板思维,而意大利在文物保护方面已经培养成一种社会责任和公众意识,对遗产精神的尊重和延续、对设计创意的追求和宽容已深植于建筑遗产保护理念之中。史前神庙考古遗址公园地中海的岛屿上遍布史前人类活动的痕迹,马耳他岛上散布的巨石神庙遗址即是其中代表,现已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我们此行考察了其中三处遗址,分别是Ġgantija遗址、Ħaġar Qim与Mnajdra神庙群以及Tarxien神庙。这三处遗址的位置不尽相同,其中前两处遗址均位于郊野地带,而后者则位于城区内。三处遗址面积都不大,但在保护与展示方面却下足了功夫。考古遗址以一种原始的面貌呈现在参观者面前,除了必要的支护措施和遗址上方覆盖的张拉膜保护棚,极少有复原或其他干预。木栈道和护栏严格限制了游客的参观区域,每处节点都有图文并茂的展示牌介绍遗址细节。除此之外,三处遗址均建有博物馆,大概只有两百平米,面积虽小但“五脏俱全”,含展厅、纪念品销售、厕所等功能。展厅内图片、实物、多媒体应有尽有,甚至其中一个博物馆内还配有4D影院,让参观者能够从各个方面感受到遗址的价值内涵和历史信息。纪念品店内东西虽少,但类型多样,值得细看,也无过度商业化之感。相比之下,国内动辄上千平米的遗址博物馆却经常在展示内容方面十分空洞,文化产品创意不足,难以让人驻足。神庙遗址公园的设计也十分注重环境的展示,尤其是Ġgantija遗址和Ħaġar Qim与Mnajdra神庙群,由于地处郊野,十分重视对环境的呈现,参观者从博物馆小巧的出口走出,一眼望去,大片的田野环境映于眼前,轻盈的白色遗址展示棚漂浮在远方清澈的天空下,遗址与环境相得益彰。三处遗址的参观过程中,能够深切的感受到当地在遗址保护、管理和展示设计方面的用心,行走在公园里,既能参观遗址,学习考古知识和历史文化,又能在田野中自由漫步,欣赏田野风光,这正是考古遗址公园的魅力所在。歌德曾经讲过:“如果不去西西里,就像没有到过意大利,因为西西里才是意大利的美丽之源。”这次西西里之行,的确发现了一个有别于罗马、威尼斯的美丽的地中海遗产圣地。在会议和考察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地的遗产保护和旅游可以发展的这么好。在与大家的交流中,逐渐形成一些共识,就是西方国家不仅在遗产保护意识和技术领域走在前列,而且在环境保护和人口数量方面有着自己的优势。环境洁净的蓝天碧海、绿树青山加上明亮的地中海阳光是遗产地形象的重要加分项,而低密度的人口也为舒适、悠闲的遗产旅游和参观提供了重要基础,在这两项因素的增色下,即便有些遗产保护不尽合理的地方,也能呈现出良好的整体效果。相比之下,国内尽管也有一些遗产保护工作十分优秀,但持续的雾霾、拥挤不堪的游客带来很差的参观体验。另一方面,客观而言,当地也有一些做的不好的负面案例,如卡塔尼亚古城内,商业主街的历史环境闪耀夺目,而在地块背后的次街上,则是垃圾遍地、乱涂乱污、车辆乱停等脏乱差的形象,可见,即便在西方国家,遗产和历史环境保护也充满了挑战。近年参加国际遗产会议,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中国学者的参与感越来越强,遗产领域的发展离不开社会和经济基础的发展,国内的遗产保护意识和公众参与意识也正处在一个逐渐养成和成熟的过程。在学习西方优秀案例和经验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深思自己的问题和不足,立足现在,面向未来,以自信和包容的心态去迎接创新,走出中国自己的遗产保护道路。未来由我们自己创造。蒙塔巴诺镇全景,中世纪城堡整修中小镇周边乡村环境小镇街景小镇教堂小镇教堂内的临时画展小镇图书馆市政厅广场边的老人当地典型石砌民居及一位居民精心布置的室内巨石景观及远处的艾特纳活火山西西里岛北部陶尔米纳希腊及罗马遗址古希腊剧场遗址和西西里典型的山海城景观古城里随处可见的罗马和希腊遗存西西里古村落Savoca文中所有照片由解立提供

  • 2018-12-13 总部动态

    2018年ICOMOS年度代表大会暨科学研讨会报道

    大会开幕式 2018年12月4-8日,ICOMOS年度会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拉普拉塔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的200多名会员和遗产保护从业者参加了本次会议。中国代表团一行五人参加了会议,其中ICOMOS执委、协会副理事长姜波于3日参加了会前的执委工作会。中国代表全程积极参会,并就顾委会主席选举、组织发展相关决议等可以表决的环节代表国家委员会投票。除全体代表大会,中国代表团还着重在国家委员会亚太地区会议上向国际同行做了ICOMOS China年度工作报告和IICC西安中心的工作报告,并借此机会与国际总部、各国家委员会和国际科学委员会加强了交流,为多个重要课题和项目未来的合作奠定了基础。ICOMOS西安国际保护中心工作汇报ICOMOS China 年度工作报告与国际执委交流讨论向非洲执委介绍工作 大会听取了ICOMOS主席、秘书长和司库2018年度的工作和财务报告,并对年度主要议题和下一步计划进行了讨论,其中不乏激烈的争论,例如ICOMOS作为遗产保护领域唯一的全球非政府专业组织,因与世界遗产在财务和工作内容上紧密的联系,是否能够保持其专业独立性和在理论实践上的持续进取。有代表强烈倡议ICOMOS找回其曾经在学术探索中的前卫精神,也有代表给出了通过建立基金增加组织多元收入的实际建议,并在大会上以决议形式得以通过。总部秘书处在顾委会会议上汇报全球会员情况分析总部秘书处在顾委会上汇报国家委员会情况分析世界遗产专题讨论现场发言 大会按照议程选举出了新的顾问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和科学理事会官员,其中主席和副主席分别是来自西班牙的遗产建筑师、国际木结构科学委员会主席和西班牙国家委员会副主席米盖勒.兰达(Mikel Landa)博士,和美国国家委员会主席、考古学家道格拉斯.寇莫(Douglas Comer)博士。寇莫博士做“非洲计划”进展报告 在年度科学理事会会议上,多个科学委员会汇报了ICOMOS专题宪章和文件的制定和修订情况,有三项文件在最终讨论确定阶段,计划在2020年三年全球大会上正式通过。具体包括,由ICOMOS文化旅游国际科学委员会主持的《ICOMOS文化旅游宪章》修订(1976制定,1999第一次修订),由ICOMOS防御和军事遗产科学委员会自2007年开始起草的《ICOMOS防御及相关遗产宪章及其保护和阐释准则》,和由ICOMOS培训科学委员会起草的《通过教育与培训加强文化遗产保卫与综合保护的能力建设的准则》(基于该科学委员会在1993年制定通过的“古迹保护教育与培训指南”文件)。另外,ICOMOS近年也讨论了专门成立ICOMOS国际工业遗产科学委员会的必要性,并已与长期合作的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TICCIH(1973)签订合作谅解备忘录,起草了科学委员会成立内部章程,提交下届大会正式通过。科学理事会主席介绍编制科学期刊计划 大会还就ICOMOS近年开展的专题项目进行了讨论,主要包括“气候变化”、“文化自然联合”(IUCN)、“ANQA叙利亚遗产记录”, 以及ICOMOS濒危遗产观察计划(Heritage at Risk Observatory, 2000)与谷歌合作的向公众宣传更少为人知的濒危文化遗产的数字平台“隐秘的遗产地”。现场发言科学研讨会会场之一拉普拉塔大学科学研讨会谈非物质遗产保护拉普拉塔社区居民在研讨会开幕式上表演节目科学研讨会闭幕式演出 2018年科学研讨会的主题是“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阿根廷国家委员会作为主办方采取了与以往不尽相同的研讨形式,除了主会场主题演讲外,分会场就不同的分主题组织了工作坊。全天的讨论涉及了遗产保护的多个方面,但都在试图将遗产保护真正有效的融入当代社会经济和文化可持续发展的整体进程。例如二十世纪遗产专业委员会和军事遗产专业委员会就近现代遗产尤其军事遗产的整合利用做了系列专题报告;布宜诺斯艾利斯公共空间再生机构也向与会代表详细介绍了阿根廷首都多个老城区复兴的案例。专题工作坊则聚焦整合型保护的方法和工具,包括政策、资金、规划、公众参与等多个方面,目前面临的问题、挑战以及可量化的指标。 研讨会后组织参观了拉普拉塔市的世界遗产库鲁切特住宅(Curutchet House),该建筑是由柯布西耶为库鲁切特医生设计的一栋带庭院的四层住宅和小型诊所,建成于1953年。2016年,这栋建筑和另外16座分布在欧亚6个国家的柯布西耶建筑作品一起以“柯布西耶建筑作品-现代主义运动的杰出贡献”系列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拉普拉塔市的这栋建筑是美洲唯一入选的柯布西耶作品。这一项目经多次修改,系列遗产构成从最初的22处到17处,最终列入时受到ICOMOS评估专家的盛赞,因为其申报策略没有罗列柯布西耶个人的建筑成就,而是选择了最能体现现代主义运动在全球的发展和影响的组合。拉普拉塔的这栋建筑展现了柯布西耶的现代建筑五要素与传统拉美庭院建筑的融合,它也是柯布西耶极少的紧邻原有建筑的作品,并对其历史环境给出了完美的回应,比他其他的作品更好的证明了现代建筑可以与传统建筑和谐对话。该建筑目前仍属于库鲁切特家庭所有,由布宜诺斯艾利斯建筑师协会使用,组织相关文化活动,并向公众开放。 会场之外,阿根廷主办方也向参会代表展示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拉普拉塔两大城市丰富多样的文化遗产及其充满活力的保护利用现状。会场和会间活动均位于历史建筑内,分布在多个历史街区,使参会代表有机会全面立体地感受文化遗产在城市生活中发挥的积极作用。科隆大剧院因其建筑和杰出的声学效果被列为全球顶级剧院由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拉普拉塔的文化遗产多为近现代建筑和城市遗产,也为这些遗产的利用提供了天然的便利条件,除了很多建筑很好的延续了其历史功能(歌剧院、大学、教堂、咖啡馆、书店等),大多建筑、广场也都被用作公共文化艺术空间,在展示其历史记忆的同时继续积极地参与和贡献当代生活。例如布宜诺斯艾利斯拥有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咖啡馆文化遗产“bares notables“, 这个城市中有近百座咖啡馆由于其建筑、装饰艺术和在街区生活、城市记忆中的核心位置而享有国家级的遗产保护地位,用物质和非物质遗产完美结合的方式保存和延续了社区文化,也为愿意了解和感受城市历史和精神的参观者提供了丰富的旅游资源。国家保护历史咖啡馆- San Telmo区国家保护历史咖啡馆-Recoleta区与此同理的是探戈、足球、市集店铺和早期的现代城市规划理念与其历史场所的持续结合。或许有人会说是阿根廷近几十年来的经济停滞带来的对老建筑的被动保存,或者阿根廷城市规划和发展中的政府私人、外来本土多方参与的开发使其相对欧洲历史城市呈现出更多元的面貌…… 阿根廷主办方无疑非常成功的展示了契合会议”可持续发展“主题的一种保护模式,这些生活与建筑鲜活又真实的联系或许是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从业者能期待的一种最好结果。Recoleta 中心(1732)-会场之一 ICOMOS大会是一个全球遗产保护工作者交流的盛会,每年在不同的城市里,这一聚会也经历着不同的碰撞和启发。2019年会议将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举办,科学研讨会的主题为“乡村遗产“;2020年全球代表大会已确定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主题为”共享遗产“,期待更多国内的同行参与到这一讨论中来。阿根廷国家图书馆,成立于1810年,新馆建于贝隆夫妇宫殿旧址

  • 2018-08-13 总部动态

    ICOMOS国际资讯 | ITC-ILO“世界遗产和文化发展项目”硕士课程推介

    又到一年游学季,早鸟们已经收拾好行囊准备开学了吧?还有犹豫不定或者喜欢说走就走的看过来,小编精选了一项由ITC-ILO国际培训中心主办的“世界遗产和文化发展项目”硕士课程将于十月中旬意大利都灵开课供参考。全球各大学提供“世界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相关课程的不在少数,之所以专门推介都灵这项课程,主要考虑到几个优势:1.课业时间短,大部分时间远程授课学制仅1年,共包含三个阶段,其中第一、第三阶段都可以在学员国远程学习,仅第二阶段需要在都灵进行为期约4个月的面对面教学,对有家有孩子和喜欢宅的朋友们可以说是项福利了。开学时间2018年10月15日:·第一阶段:为期两个月的远程教学(2018年10月15-12月19日);·第二阶段:在意大利-都灵面对面学习5个月(2019年1月21-5月17日);·第三阶段:学员远程完成最后的研究和报告(2019年5月21-9月30日)。2.费用相对较低由于只需要在都灵学习4个月,花费肯定会节省不少,在国际学员也可以承受的范围。3.相对宽松的招生要求·学员需有大学本科学位(最短三年期学制);·学员英语流利。4.课程背景高大上“世界遗产和文化发展项目”硕士课程始于2003年,旨在提升学员在文化市场经济学、项目管理和项目规划等领域的学术和实践经验。课程的设计教学和项目资源是由国际培训中心、都灵发展学院、都灵大学、都灵理工大学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文物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联合开展。5.毕业证书每位完成课程的学员,都将收到都灵大学、都灵理工大学联合颁发的1级硕士学位证书。报名截止日期2018年8月20日,还有几天考虑的时间,提醒大家仍有少量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奖学金可以申请。更多详情请移步至https://www.itcilo.org/masters-programmes/master-in-world-heritage-and-cultural-projects-for-development或发邮件至worldheritage@itcilo.org问询。小编还发现了都灵大学介绍该课程的中文页面,仅供参考:https://www.masters-abroad.com/Shi-Jie-Yi-Chan-He-Wen-Hua-Fa-Zhan-Xiang-Mu/Xi-Ban-Ya/TSD/——英文版——Dear ICOMOS Office,we are pleased to inform you that the ITC-ILO is launching a call for applications for the new edition of the Master in World Heritage and Cultural Projects for Development,which will take place from 15 October 2018 to 14 October 2019.The Master starts withdistance learning(from 15/10 to 19/12/2018),followed by residential learning in Turin (from 21/1 to 17/5/2019),and then finalization of the students’project documents in their home countries (from 21/5 to 30/09/2019).Essential requirements for admission are to hold a first university degree (minimum 3 years)and to be fluent in English.

The International Training Centre of the ILO (represented by the Turin School of Development),the "Università di Torino" and the "Politecnico di Torino" in collaboration withUNESCOandICCROM,have pooled their resources for the design and delivery of this Master.The Master in “World Heritage and Cultural Projects for Development”aims to impart the necessary competencies and skills for the management of cultural resources,the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of cultural projects at the local and regional scale.It was founded in 2003 and over the years has developed a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between culture economics,management and planning. Special attention is paid to World Heritage Sites and to other UNESCO designations,with specific regard to the 2030 Agenda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to the ongoing international challenges and dynamics in approaching culture in its diverse expressions as a resource for development.The Master duration is 1 year with only 4 months of face-to-face learning activities taking place in Turin,Italy. This makes the programme accessible and affordable for working practitioners and students coming from outside of Italy.Upon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the programme,participants will be awarded ajoint 1st level specialization Masters Diplomafrom the University of Torino and the Politecnico di Torino.The final deadline for application is 20 August 2018. A limited number of scholarships,for students from developing countries,are still available.Considering your current involvement in cultural activities,we would be very grateful if you could disseminate information about the Master to all potentially interested parties and individuals within your sphere of activities.For any further information you may require,please consult the following website:https://www.itcilo.org/masters-programmes/master-in-world-heritage-and-cultural-projects-for-developmentor send an email toworldheritage@itcilo.orgI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any actions that you may undertake to promote this Master.Kind Regards,The Master’s Secretariat

  • 2018-03-27 总部动态

    《遗产的民有、民治、民享:深度解读德里ICOMOS大会》

    导语:从1965到2017,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走过了52个年头。它经历了怎样的过去,又将面对怎样的未来?4月18日是国际古迹遗址日,今年的主题侧重在遗产保护理念和知识的代际传承。当我们思考这样一个主题时,依旧绕不开去年ICOMOS在印度德里召开的大会。这次大会可能恰恰代表了一种代际传承的节点,遗产保护工作者所关注的、认知的、讲述的,似乎都在发生着范式的变化,那么它带给这一代遗产工作者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理念和知识?参加了2017年ICOMOS大会的4位青年学者根据参会的体悟,从各自的角度为我们呈现出他们对ICOMOS乃至全球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思考。他们认为,ICOMOS逐步从仅仅关注古迹遗址,到更加侧重“人”在遗产保护中的角色和权益。同时,这种对人的关注,又涉及到人和遗产关系的多个维度。借用“民有、民治、民享”的阐述模式,本次大会其实也在提出三个层面的问题,第一,遗产如何民有——如何让社区更好参与遗产的保护;第二,遗产如何民治——新的数字化技术如何推动人对于遗产的理解和阐释;三,遗产如何民享——遗产本身不是终极目标,通过遗产达成的可持续的社会发展,才能够真正确保民众利益的实现。一、从物到人:ICOMOS大会主题的变迁燕海鸣从1965年在波兰克拉科夫举办首届ICOMOS大会以来,至今已经举办了19届,每届都设有一个主题。梳理历届主题的内容后,我们发现ICOMOS大会所关注的重点话题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通过回顾这些主题,我们不仅能够了解国际文化遗产领域的热点变化,甚至可以一窥整个国际社会五十多年来所经历的大时代变迁。1965到1978,古迹遗址这一时期召开了四次大会,为探索时期,主题还是聚焦专业问题,如组织规范(第1届克拉科夫)、当代建筑(第3届布达佩斯)、小城保护(第4届德国罗森博格),第2届在英国召开的大会甚至直接聚焦英国遗产保护中的旅游实践。1978到1990,发展这段时期为冷战末期, ICOMOS开始关切遗产与人类未来的关系,大会的主题也从强调专业概念逐步扩展到探讨遗产保护和社会发展的关系。这一时期的关键词包括:发展(第5届莫斯科)、未来(第6届罗马)、文化认同(第7届德国罗斯托克)。第8届在华盛顿召开的大会以“新世界的古老文化”为题,第9届在瑞士洛桑召开的大会则恰逢ICOMOS第25个年头(1990年),对该组织25年来的发展和未来的走向做了梳理和展望。1990-2002,全球化1990年,对于国际关系而言,对于人类发展史而言,是一个分水岭。冷战刚刚结束,国际关系的基本话语模式从两大阵营的对抗转变为“全球化”,遗产领域也不例外。这一时期ICOMOS的大会主题更加聚焦遗产的价值在社会巨变的洪流中何去何从,如何应用? 比如旅游与经济(第10届科伦坡)、社会变迁(第11届保加利亚索菲亚)、遗产的利用(第12届墨西哥城)。在2002年的马德里,第13届大会以“全球化世界中的遗产保护”为题,实际上是对这十几年来国际遗产保护领域主要范式做了一个阶段性的总结。2003-2017,人2003年是遗产领域一个重要年份,“非物质”的元素第一次成为主要议题。实际上,自9/11事件以来,冷战后国际社会对于全球化、发展、未来的乐观想象遭受了重大打击,学术界也在反思这种话语体系的弊端——过于强调人类社会发展的线性模式,忽略了其背后的多样性的基础,忽略了“人”本身在物质之外的意义和诉求。我们发现,国际遗产领域在近14年来,越发强调“人”、“社区”在遗产保护中的角色。具体来说,ICOMOS大会的主题体现了这一点,包括非物质价值(第14届津巴布韦)、场所精神(第16届魁北克)、人文价值(第18届佛罗伦萨)、以人为本(第19届德里)等。两个例外中,在巴黎召开的第17届强调的是遗产对于发展的促进,是此前主题的延伸;在西安召开的第15届关注城镇变迁中的古迹保护,契合了主办国自身的背景。总体而言,ICOMOS历次大会的主题经历了从纯粹的古迹遗址保护专业探讨,到强调时代变迁进程中的问题应对,再到重新发现人、精神等要素对遗产价值的重要性,可谓从“物”到“人”,从“专业议题”到“理念研讨”。这一变化,也恰恰映射出国际社会五十多年来的巨大变迁,虽然始终围绕人类发展在进行策略探讨,但探讨的重心不断变化。五十年来,我们经历了意识形态的纷争,对于全球化的乐观期待,对于线性历史发展模式的反思,对文化多样性的重新认知;五十年后,我们正在面临文化保守主义的抬头,那些曾经确定的未来变得有些模糊。在这个背景下,文化遗产的保护何去何从,目前所流行的“以人为本”的话语还能持续多久,是否有更新、更具穿透力的概念引领国际遗产界开辟新的征途,让我们拭目以待。二、谁在拥有遗产:重新发现“社区”潘曦此次会议的科学论坛将“社区”作为了四个分论坛中的第一个主题,全称为“在遗产管理中引入多样化的社区、整合遗产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23位演讲者就这个主题进行了学术报告,“社区参与”、“以人为本”无疑已经成为当下遗产保护的热点词汇。该主题的一个基本观点在于,公平的城市可持续发展需要兼顾保护自然/文化遗产以及为市民提供安全便利的环境,市民的文化权利——包括获得“归属感”的权利以及参与地区文化经济的权利应当得到承认和尊重。因此,在可持续发展的范式下,城市内部的文化、生理和生态关系也应当被作为其有形和无形遗产的一部分,故而在任何的延续或变迁过程中,居民和各种利益相关者的观点也和变迁之“作者”的观点一样重要。在与会者介绍的丰富多彩的案例中,可以看到这些观念已得到了广泛地接受和推行,居民、开发者、保护工作者、政府以不同的方式交织在一起,共同推动着保护工作的开展。然而对于保护工作者而言需要注意的一点是,“社区”不应仅仅成为国际主流话语引导下的噱头,也不应成为一种扁平的、同质化的抽象概念,成为保护工作者精英主义立场之下施以关怀的对象。如何理解“社区”、“原住民”等概念,如何处理其中极其多样化、差异化的具体情况,如何使得社区的意愿能够真正得到真实充分的表达、并切实有效地产生实际影响,是社区观念下的遗产保护工作需要深入和长久思考的问题。三、谁在讲述遗产:塑造遗产的数码世界李建芸当代数码技术不断发展,为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播以及鼓励公众参与提供了新的方式和机会,推动着遗产地保护手段和思维的演变。数码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上的应用,是大会主题三谈论最多的方面。各国经过几十年、尤其近十多年以来的持续努力和技术迭代,对数码技术的探索已经走过了摸索单个案例信息采集的阶段,进入到了梳理、总结信息获取技术的阶段;并在全球领域内,追求数字格式的规范统一,以求扩大信息的应用拓展和交流可能性。同时,随着数字化管理系统的应运而生,数码技术提供的媒体应用也是大家探索的重点,VR/AR、社交媒体拓展,已经成为保护项目不可或缺的构成部分。此外,部分演讲者反思了数码平台发展对文化遗产的影响。例如有澳洲学者分析了悉尼歌剧院的网上社区,2013年其规模与实际参观人数比例达到16:1。网上社区的活跃创造了新的关于悉尼歌剧院的丰富内容。这对世界遗产地宣传教育战略目标形成的挑战,跟它对宣教的推动一样不容忽视。延续网络平台使得遗产地传播大幅扩展的讨论,笔者也在演讲中探讨了web2.0带来的参与式文化。区别于单纯的文化消费和旅游、土地等传统经济模式,它实际使得遗产地的固有价值和经济价值与时间的关系模型产生了变化。对此的更深入研究符合当今世界对文化发挥可持续发展驱动作用的诉求。数字化工具的普及,使得公众广泛参与对物质与非物质遗产的记录和保护成为可能。有美国学者分享了鼓励地方及全球民众参与记录和管理遗产资源的成功案例,并比对了自然科学研究中现象级的citizen science(翻译做公众科学或民智科学)。公众科学被定义为 “由主要基于业余爱好的广大公众承担的科学研究工作(例如系统地收集和分析数据、开发技术,对自然现象的测试),一般由公众和科学家合作发起。”在良好管理的前提下,多项研究证明公众科学项目的准确性及经济效率高于完全由科学家完成的课题研究。这个演讲挑战了ICOMOS的自身专家结构,但引起现场热情的讨论参与。四、谁在享有遗产:关于民主的印度声音解立ICOMOS全体代表大会是三年一度的国际研讨会,有着相对固定的程序,也像所有国际会议一样,自带正式、高效的气质。不过到了印度,也难免有意外画风。比如印度专家在做涉及高科技的关于数码时代的主旨报告时,突然全场停电了。一般的会议主办方基本会邀请彼此认同的嘉宾,但印度主办方可不一般,邀请的致辞嘉宾批评起来毫不留情。大会闭幕式上,德里当地的一位作家、公知被邀请致辞。这位先生开场就非常激烈的批评了印度政府的社会发展模式,在和平国家制造了比以往所有战争还要多的极度贫困的“难民”;并就此提出要结合印度的历史与当下,对“遗产”、“民主”、“可持续发展”等本届大会基本概念进行重新思考。他强调遗产作为文明延续的生命性和创造性,而远不只关乎消亡的过往。他认为遗产最终应该是一个启发者,一个再生和延续的方法,抵抗那些不断上演的文化健忘、文化报废和文化清除。他认为遗产保护是确保当代发展不会加速多种文化形式灭亡的努力。他提出了语言的核心作用,尤其在印度,有成千上万个大大小小的族群和语言,也就有着成千上万种想象和叙述的方式,他本人来自的部落就有着20多种关于时间的理解。但当我们将语言局限为更“高级”的文字形式的同时,就已经压制了千千万万种文化,也就没有民主可言。他提出要强调认知正义,在口头、书面和数字语言间建立更公平的社会契约。他认为不同文化的部落、族群是印度民主的一部分,因此民间知识、传说和世界观也必须是现有知识系统的一部分。印度的遗产概念理应包括对部落、游牧、乡村、工匠等生活方式的道德承诺。而通过保持工艺、语言和技能的鲜活,遗产也变成重新赋予民主以技能的途径。尽管他言辞激烈,甚至警告遗产专家群体:如果丧失思辨精神,将沦为“势利鬼俱乐部”,但是他的发言还是赢得了全场掌声。毕竟在德里会议超过一周的时间里,每一个参会者或许都能从印度街头破败、无序、灰暗的表象之下感受到同样真实的生命力。那是一直将历史随身携带的力量,沉重而天真,也因不曾和自然完全分离,混乱中自有活色生香。泰戈尔说:“神期待用爱建造一座庙宇,人们搬来了石头”,关于我们到底在保护什么,印度给出了自己的解读。印度式遗产是活着的复数的历史,像其他遗产一样,虽前程未卜,但为人类社会未来的想象保存了更多可能。结语:社区、数字、共享……这些如今遗产领域炙手可热的概念,并不会自然而然的生发,更不会有想当然的解读。作为将遗产视为志业的我们,不应简单被动的接受和使用这些概念,更要理解它们产生和演变的逻辑脉络,要清晰的看到,那些充满美好的概念和理念总是暗含着话语的交锋和对抗。这些对抗、纠葛甚至是妥协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全世界遗产工作者所能够接受的一个最大公约数。回顾ICOMOS的发展史,遗产保护者最初提问题的方式是道德优先、技术优先的,今天,我们提问题的方式则越来越指向人类对自己的终极认知。我们曾经以为,解答了what和how就解答了一切;今天,我们更要追问,why,为什么要保护古迹和遗址。Heritage for Generations,在遗产领域,最需要代代相传的,或许恰恰是对why的不懈追问吧。

  • 2018-03-14 总部动态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 亚太分委会成立会议及国际学术研讨会》即将召开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亚太分委会成立会议及国际学术研讨会》即将召开由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共同主办,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历史村镇专委会、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承办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亚太分委会成立会议及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历史城市与村镇专业委员会学术研讨会”计划于2018年4月14日(周六)在北京召开。届时,国内外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同仁将相聚北京,共议“亚太地区历史城镇可持续保护与管理的实践与方法”。拟讨论主题包括:亚太地区历史城镇的可持续保护亚太地区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国际历史城镇保护管理的挑战与启示一、会议基本信息会议主题:亚太地区历史城镇可持续保护与管理的实践与方法时间:2018年4月14日(周六)9:00-18:00会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王泽生报告厅主办单位: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承办单位: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历史村镇专委会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二、出席及演讲嘉宾国家文物局/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 领导Sofia Kolonias(希腊)ICOMOS执委会委员ICOMOS CIVVIH 执行机构主席Dr. Claus-Peter Echt(德国)CIVVIH 执行机构秘书长Hae Un Rii 李惠恩(韩国)CIVVIH 执行委员韩国ICOMOS原主席东国大学 讲席教授David Logan (澳大利亚)CIVVIH 执行委员Pierre Laconte(比利时)城市环境基金会 主席国际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协会ISOCARP 主席(2006-2009)Europa Nostra 工业与工程遗产委员会主席欧洲环境机构科学委员会 副主席郭旃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原副主席原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巡视员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兼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张悦建筑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袁昕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张杰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CIVVIH 执行委员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 常务理事历史村镇专委会主席赵中枢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教授级高级规划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 历史文化名城专业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王力军中国建筑设计院 建筑历史研究所 所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理事长教授级高级建筑师,一级注册建筑师周俭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教授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院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 常务理事Fukukawa Yuichi 福川裕一(日本)千叶大学 教授Sergei Gorbatenko(俄罗斯)俄罗斯ICOMOS副主席三、初步会议日程 4. 14 (周六)亚太分委会成立会议及学术研讨会 9:00-12:00 1. 9:00-9:10 嘉宾介绍 2. 9:10-9: 50 欢迎致辞 3. 9:50-10:00 成立仪式 4. 10:00-10:15 CIVVIH亚太分委会代表发言 5. 10:15-10:45 茶歇 6. 10:45-12:00 学术研讨 第一部分 12:00-14:00 嘉宾午餐 14:00-18:00 1. 14:00-15:30 学术研讨 第二部分 2. 15:30-15:45 茶歇 3. 15:45-17:00 学术研讨 第三部分 4. 17:00-18:00 总结讨论 四、注册及领取会议材料现开放注册,听众招募中,免费参会,食宿自理。详细日程安排进一步通知公告。因参会人数较多,采取注册入场方式。请提前扫描二维码注册。注册成功的参会者可于4月14日9:00-18:00在清华大学王泽生报告厅领取会议资料。五、会议地点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王泽生报告厅六、会务联络大会组委会联系方式:heritagecenter@thupdi.com联系人:王翊加 (010)82818542

  • 2018-01-03 总部动态

    ICOMOS与IUCN关于“自然-文化之旅”行动的两份文件

    文化-自然之旅印度街景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ICOMOS(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是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两大非政府专业咨询机构,分别负责对自然和文化遗产的申报和保护状况进行评估。如我们所知,世界遗产体系成功的理念创举之一是早在1972年就在《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中明确了自然与文化遗产的联系,突破了传统欧洲主导的将自然与文化视为分离、甚至对立的遗产理念,反映了涵盖不同社区、族群、甚至物种等层面的更宽广的对地球生存环境的理解。《世界遗产公约》第一条中将文化遗产分为“纪念物”、“建筑群”和“遗址”三类,其中“遗址”被定义为“人类或人与自然共同的作品,…”。第二条对自然遗产的定义中也两次提到了具有文化意义的自然景观的美学价值。IUCN和ICOMOS经过长期的工作实践,越来越意识到这一联系在现实中的紧密性,和从操作层面探索协作机制的必要性。自2013年以来,IUCN和ICOMOS已在全球多个遗产地开展了“联合实践”(Connecting Practices)试点项目,目前已完成两期。第三期将联合农业相关的国际组织(如GIAHS“全球重要农业遗产组织”、FAO“联合国粮农组织”、IIED“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开展农业遗产主题的联合行动,ICOMOS China已将我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推荐位为试点对象之一。为推进合作,IUCN和ICOMOS在近几十年的理论实践发展基础上,联合多个国际合作伙伴,于2016年在夏威夷召开的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上正式启动了“自然-文化之旅”行动,通过了《自然-文化之旅夏威夷宣言》(又称:《Mālama Honua –守护我们的地球家园》)。2016 IUCN世界保护大会2016文化-自然之旅在夏威夷延续这一倡议,2017年12月在印度德里召开的ICOMOS第19届大会上,双方又通过了《自然-文化之旅Yatra声明》。2017 文化-自然之旅在德里以下为两份文件的中文版本。中文版由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南开大学的张柔然老师组织翻译,翻译小组成员包括魏楠、张程亮、付千娱、于小雨、郑拓,特此致谢。张柔然老师也作为ICOMOS文化景观专业委员会会员参与了Yatra声明的起草工作。文件1:夏威夷声明Mālama Honua – 守护我们的地球家园2016年在夏威夷召开的IUCN世界保护大会,出台了自然-文化之旅参与者的承诺声明,即《关于自然-文化之旅的夏威夷宣言》。考虑到当下众多迫在眉睫的挑战,已经将我们的地球置于不得不做出重大抉择的十字路口,我们于2016年9月在夏威夷檀香山相聚,共同召开IUCN世界保护大会——自然-文化之旅。感谢kama‘āina(夏威夷语,意为村民)——夏威夷的本土居民。感谢夏威夷朋友们的热情、友好与慷慨,感谢他们为我们提供了适宜的空间,使我们得以聚集于此,开阔视野,增进大家对自然与文化的整体关系的理解。感谢夏威夷文化中的概念“Kuleana”,“Kuleana”指对海洋和陆地的关心,责任以及管理,体现了对于自然与文化的权责意识。表彰自然-文化之旅,表彰它为不同背景的人们创造了交流知识与进一步推进自然和文化在世界人民重要空间的保护与管理中的相互联系的机会。反映在“自然-文化之旅”中的各种观点说明了自然和文化不管在陆地景观或海洋景观中,都是以相互交织的方式存在的。这些存在方式为包括可持续农业、粮食主权、城市环境福祉在内的许多领域提供了框架。认识到自然与文化的精神与信仰层面,赞扬“精神与保护之旅”的对话与成果为我们的思考做出的贡献。重视在大会上分享展示的关于自然和文化和谐发展的鼓舞人心的例子。它们展示了以基于地方本土的方针、治理和公平,并且尊重了原住民和当地社区的权利,加强了传统机构的力度。认识文化和自然多样性和遗产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一系列严重威胁和挑战的深刻担忧;人为的分割文化与自然会使我们走上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认识我们的地球正处于危急关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自然-文化融合的方法对于保护有着积极作用,培养了文化多样性,支持了城乡地区当代社会的福祉,并有利于可持续发展。回顾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公约等现有的国际条约,这些条约明确地将自然和文化、文化和与生物多样性有关的公约、宣言和其他国际文件确定为全球标准。庆祝我们对本土知识的固有价值、本土化的地方学习和脚踏实地的经验的认识日益提高;认识自然和文化遗产对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巴黎协定》、《仙台框架》和《人居III》中的“新城市议程”做出的深远贡献。我们理解自然与文化的融合会更有利于可持续发展。因此我们——呼吁采取新的工作方法和实践行动,将自然和文化融合在一起。在景观规模上实现保护成果的同时,促进和提高相关社区的领导力、参与感、恢复力和幸福感。呼吁通过促进融合自然-文化解决方案,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巴黎协定》、《仙台框架》和《人居III》中的“新城市议程”,共同应对在自然和文化方面我们所面临的全球性的紧迫挑战。承诺将通过跨专业学科,继续与我们的有志同仁一起,和社区进行对话,并让子孙后代参与到我们的工作中来,去推动这种保护的转变。呼吁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制定并通过一项理解和纳入自然保护的文化价值观和做法的政策。呼吁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进一步开展将自然价值观和实践纳入文化遗产领域的活动,并在他们将于2017年于印度新德里召开的大会中继续进行 “自然-文化之旅”合作和对话。呼吁国际文物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ICCROM)继续在能力建设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并继续制定强调文化和自然遗产管理和社区作用相互联系的方案,特别是通过实施在自然保护联盟世界保护大会上发起的世界遗产领导方案。呼吁ICOMOS、IUCN、ICCROM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扩大和深化悠久的合作,改变自然和文化遗产保护方法和方法,有效应对今天面临的巨大挑战。呼吁各国政府,地方当局和从业人员采取联合的方式,推动公约,法律框架和保护文化和生物多样性的国际文书之间的协同配合作用。呼吁捐助者、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和私营部门之间推进深化自然和文化关系。呼吁学术机构之间开展关于自然和文化融合的跨学科研究和教育方案,以支持对保护实践的重新构思和转变,并以平实通俗的语言向最广泛的大众推广分享这些知识。邀请世界各地的从事自然文化保护的人们加入我们的这一承诺,并将这些原则应用到他们自己的社区。文件2:Yatra声明Tamanna(我们的美好愿景),Yatra(有意义的旅行)“文化自然之旅”的学习与承诺—印度德里 2017“文化自然之旅”的参会者们向印度古迹遗址保护协会表示诚挚的感谢,感谢他们对来到德里参加第19届ICOMOS(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全球代表大会暨国际科学研讨会的各位参会者的热情款待。此外,感谢会议组织方将“文化自然之旅”加入到会议主题中。我们不遗余力的投入这份报告的撰写工作,非常荣幸地向大家展示我们的工作成果。诚邀您与我们一起享受这次的旅程!我们在印度德里的工作是互相交流,融入创新观念。我们从印度语Yatra(意为“有意义的旅程”)中获得灵感。旅程始于很久以前,不断地发展,并且获得了推动力、关注和承诺。旅程曾将我们带到2016年夏威夷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上,而如今再一次相聚德里。如今我们站在文化自然的大门前郑重承诺:在我们返回祖国后,会致力于创造一个拥有更多机会,更加公平的未来,并继续我们的“文化自然之旅”。我们从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于2016年在夏威夷檀香山举行的世界自然保护大会编写的题为《Mālama Honua –守护我们的地球家园》的声明中获得了极大启示。语言给我们带来障碍的同时,也带来了机遇。因为目前许多讨论,特别是与世界遗产有关的讨论,都是用英语、法语或者其他语言来进行的。这些语言表达着西方本体论的观点,即将自然与文化和人分离,从而影响人们的思考方式,甚至限制遗产的研究方法。因此,ICOMOS、IUCN以及所有在Yatra中的成员,都有使命去继续寻求能够克服这种消极情况的概念和词汇。我们特此提出naturecultures(自然文化融合)这一词(中间没有空格、连字符、或者‘和’等符号),因为自然和文化是不可分割的、交叉的、相互融合的。naturecultures(自然文化)这一词包含生物多样性、地理多样性和农业生物多样性等概念,同时也包含多重视角的学科和世界观。今天,我们相聚在德里,采纳了印度语milap这个词,它寓意着联合、协调、共同行动和多样性的和谐统一。与此同时,“文化自然之旅”的参会者在会议中反馈,在未来遗产地如何选择保护管理方式上会有潜在的困难。例如,如何包容和选择适合遗产地的发展方式,与遗产的申报和保护是同等重要的。但是,这些问题目前很少受到关注。因此,我们有必要克服困难,并提出关于解决这些问题的主张,而不是选择去简化这些问题。同时,我们培养多角度(从客观角度、技术角度和世俗角度出发)工作与思考的方式。本次ICOMOS大会主题“遗产与民主”也是“文化自然之旅”的参会者讨论的核心问题。会上指出了人与人之间、人与其他物种之间以及精神领域之间公平与尊重的重要性。参会者同时也提出对遗产未来的思考应该更加明确。我们需要研究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的从业者如何看待遗产未来,现有具体实践会对未来造成什么具体影响,以及将来我们的后代会面临怎样的社会问题和其他方面的挑战。经过总结大会参会者以及各国专业人员的广泛讨论,声明提出14个主题,后续行动的成果报告将被作为未来工作计划的资源呈递给ICOMOS和IUCN。我们在大会闭幕式(第19届ICOMOS全球代表大会)上向大家郑重宣布声明的14个主题。1. konohiki(夏威夷语,意为代理人)我们认为,在零散时间里,以一种Konohiki那样的精神和心态去努力工作是很重要的。Konohiki是夏威夷语里面的术语,用来形容扮演连接政府、社区居民和地区的桥梁角色的代理人,这个代理人有意愿让一切和谐发展。自然文化的融合创造了推动这种和谐发展的空间和新的路径。在通向和谐发展的道路上,我们遇到了各种困难与阻碍。但是,当我们从细节上认真探索,一切困难将迎刃而解。我们感谢工作中将大家联系在一起的元素,并认识到应该摒弃限制我们思维的词汇和观念。2. 行动在印度德里的自然文化之旅中,我们学习并聆听各自的实践经验,更加确定自然文化融合的重要性。我们承诺以尊重社区的权利和义务的方式来落实具体实践方针。3. Virasat(印地语,意为遗产)——我们接受并传承下去的遗产需要谨记,我们继承了众多珍贵的遗产。因而我们要努力担当起监护人的角色,确保这些遗产能够代代相传。4. Kuleana(夏威夷语,意为权)——对陆地和海洋的关心,责任和管理自然文化融合的概念包涵在夏威夷的一个文化概念——Kuleana之中。意味着作为海洋与陆地的保卫者,我们在享受自然文化的同时也有保护这些遗产的义务和责任。5. 知识的形式自然与文化的融合需要认识各种知识包括本土的、传承的、传统的、精神层面上的以及现代科学技术。我们需要综合考虑这些知识,传统与创新结合,鼓励经验与信息共享。6. 精神和信仰精神与信仰是世界上超过80%的人类的生命和思考方式的根本依托。自然文化融合建立在精神与信仰上,通过文化传播与社会沟通,赋予不断变化的世界积极的意义。7. Vividhta(印地语,意为多样性)与 Aadar(印地语:尊重)可以翻译为“尊重多样性”社区与其所处的自然文化间的关系可能会有争议,但我们相信,尊重、颂扬多样性是势在必行的。在不断追寻公平与包容性的过程中,我们的目光不应仅仅局限于“人”,还应着眼于他们生存与生活的方式。8.民主与本土赋权自然文化融合所追求的是一个平等公正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民众以公平、透明、负责的方式去倾听所有声音,作出民主且适用于本土的观点。9. 陆地景观与海洋景观自然文化融合涵盖了空间与景观的诸多概念,我们找到了将自己的想法在自然文化研究的陆地景观和海洋景观中落地实践的机会。景观是生物多样性的发源和表征,它同时连接着过去、现在和未来。10. 连通性连通性涵盖了文化、社会和经济价值,被广泛应用于生态系统的保护。自然文化融合需要找到方法,确保陆地景观与海洋景观的连通性。连通范围包括社会、自然、文化、个体、组织在内的所有维度,以确保地理和概念界限的连续。11. 关联与情境在研究自然文化融合与陆地景观、海洋景观和精神层面的关联时,我们认识到普世价值与地方价值之间的矛盾。我们渴望了解与当地遗产相关的社区文化背景,并将关怀“人-遗产-土地”作为我们工作的中心。12. 可持续发展自然文化融合认可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作为实现可持续性的手段,有助于通过扩大包容性与权利本位方法来处理和利用资源。我们承诺通过调查、识别和对已共享的实践的检测,来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以此来连结自然文化与人。13. 变化与恢复力在接受“自然文化融合的本质是动态变化的”这一说法的前提下,我们以创造并培育有活力、适应性和恢复力的系统为目的,尝试去理解并建立对于可接受变化的限制。在气候变化和全球环境的压力下,人们更加关心遗产问题,并试图去寻求应对的措施。因此,自然文化融合应更积极参与到这一过渡进程中。14. 生命力最后,自然文化融合倡导世界上的遗产应该是生动的、充满活力的。“活态”遗产需要社区居民的积极参与。我们的承诺这次Yatra——自然文化旅程——是全球共同的责任。大家需要在保护实践中考虑自然与文化融合的活态遗产,可持续发展。我们认识到为更好的执行“世界遗产公约”,需要大家积极承担责任,并致力于培养新兴遗产专业人员。我们谨代表2017年12月在印度德里ICOMOS/IUCN文化自然之旅的所有参与者郑重承诺: 我们将基于在此次Yatra学习的基础上,继续思考、倾听和行动; 通过我们的会员网络,为自然与文化融合建立合作机制和行动纲领; 创建一个工作分享平台,鼓励在平台上积极分享经验。我们将会发布一个行动手册作为ICOMOS/IUCN文化自然之旅的工作计划,并呈送与ICOMOS与IUCN评估。在2020年的ICOMOS大会和IUCN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上,我们将再次见面,并争取再次迈出重要的一步。印度德里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文化-自然之旅印度街景

总数:38 首页 12345 末页 页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