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 协会动态

ICOMOS在东亚

日期:2020-02-24 17:32:29 发布: 浏览:9032
更多

2019年12月,在杭州举行的ICOMOS CHINA会员大会上,我们有幸请到了日本ICOMOS、韩国ICOMOS的代表,他们分别介绍了两国ICOMOS的组织和活动情况。

中日韩三国国情不同,ICOMOS国家委员会的建设也有所差异。但三国同属东亚文化圈,在文化遗产保护中又面临共同的问题与挑战,因此在ICOMOS国家委员会的工作模式中,也有不少的共通之处,关切共同的问题。同时,日本、韩国的国家委员会建设也各具特色。

在此,我们为大家分享一下两国ICOMOS国家委员会的建设情况,ICOMOS CHINA也愿意推动国内的专家学者与日韩同仁建立更密切的合作关系。

中国ICOMOS理事长宋新潮

日本ICOMOS秘书长矢野和之

韩国ICOMOS副主席,国际ICOMOS执委韩淑英

 

日本ICOMOS

日本加入《世界遗产公约》:1992年

国家委员会成立:1979年

成为正式法人机构:2018年

理事会:17人

其中:

主席1人,学士馆大学教授冈田宝良

副主席3人

秘书长1人

另外还有3名监事(不含在理事会成员内)

会员:

成员:469名个人会员(日本不分国际、国内会员,入会即国际会员)

日本ICOMOS在国际ICOMOS领域影响力和话语权都较大,其成员参与ICOMOS国际22个科学委员会的工作,在国内建立相对应的21个专业委员会。日本福冈在2015年举办了ICOMOS全体大会,现任ICOMOS主席是日本人河野俊行。

日本ICOMOS理事会中并没有政府机构的代表,这一点与中国、韩国有本质的区别。同样,日本ICOMOS主要经费来源是会费,并没有政府的资助,这也导致该机构在机构运行模式方面与中韩两国有很大不同。据了解,日本ICOMOS的常设秘书机构,目前是由秘书长矢野和之自己事务所提供办公场地和资源,秘书处仅有1名助理人员,由博士研究生兼任。

日本ICOMOS通过举办学术论坛、开展研究、进行实地调研、发布建议书、声明、颁发奖项等方式,指导日本的古迹遗址保护工作。它不仅关注世界遗产领域,同时也扮演了积极且独立的民间团体的角色,在国内遗产保护议题上发挥专业知识,起到了监督作用。

近年来日本ICOMOS关注的议题包括:1、日本文化财保护法修订,增强文化财产的利用方面的表述;2、文物重建问题;3、针对ICOMOS与世界遗产公约开展理论研究;4、更新日本世界遗产预备名录。

比如,近年来,日本ICOMOS就针对许多遗产项目和研究提出一系列建议和意见:其中比较主要的项目涉及保护和修复在大地震中受损的文化遗产,如日本东部大地震和熊本地震及其灾后重建;关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缓冲区的浮动餐厅问题;评选文化遗产保护鼓励奖等。

关于广岛的Genbaku Dome产缓冲区建设水上餐厅的问题

2015年1月,日本ICOMOS向广岛市长发表了一份声明,对在该世界遗产地缓冲区内的一座水上餐厅的建设项目表示关注:“广岛和平纪念馆(圆屋顶)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它讲述了人类经历的历史悲剧,这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来祈祷世界永久和平。这片缓冲区不仅应被视为世界文化遗产地的调节区域和简单的周围景观,也是一个连接着祈祷世界和平安宁意义属性的灵魂的载体。”

尽管也遭到了包括原子弹受害者在内的许多公民的反对,但该餐厅于2015年4月开始施工,并于2015年9月底开始营业。2015年11月,时任ICOMOS主席的Gustavo Araoz先生等国际专家到现场考察,表示担心这种水上餐厅不适合在这里祈求永久和平。该浮动餐厅是根据水域占用许可作为系泊船只休息而设置的,但实际上它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移动的,所以日本ICOMOS专业意见认为这就是一座建筑。因为这个设施没有通过所需的建筑认证和景观合格评估程序,所以应该是违法的。2018年9月,大岛地方法院驳回了人民撤销浮动餐厅占用许可的要求。但日本ICOMOS仍然在持续关注此事。

原子弹爆炸圆顶屋(广岛和平纪念公园)1996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水上餐厅

总体而言,日本ICOMOS的角色除了在世界遗产事务上提供咨询建议之外,还很大程度上扮演了政府和遗产保护机构监督者的角色,通过科学研究、政策建议、公开声明、游说……等方式,关注遗产的保护管理动态。

韩国ICOMOS

加入《世界遗产公约》:1988年

国家委员会成立:1999年

成为正式法人机构:2004年

理事会:12人

其中:

主席:1人,牧园大学教授李旺基

副主席:2人

秘书长:1人

财务总监:1人

会员:

成员:158个国内会员,101个国际会员

1999年韩国ICOMOS成立大会合影

韩国ICOMOS的一个特点是会员活跃度很高,一百多名会员,大都能够积极参与国内外的学术活动。每年都会组织一次海外考察,作为固定的会员活动。

2016年菲律宾考察

韩国ICOMOS每年举办四次研讨会,围绕共同关注的主题进行研讨。自2010年来,每年重点关注的主题为:

  • 2010 韩国ICOMOS如何更广泛参与国际事务
  • 2011 世界教育与推广
  • 2012 世界遗产的多样性:遗产类型与申报流程
  • 2013 水下考古
  • 2014 气候变化与遗产保护
  • 2015 变迁与遗产保护
  • 2016 韩国未来申报世界遗产价值再评估(第一轮研讨)
  • 2017 韩国未来申报世界遗产价值再评估(第二轮研讨)
  • 2018 板门店遗产价值
  • 2019 作为农业景观的文化遗产

2019年论坛合影

可以看出,韩国ICOMOS重点还是更为关注世界文化遗产的价值研究与申报,这也是韩国ICOMOS作为该国重要的遗产行业组织,配合政府申遗工作的一个重要角色。韩国ICOMOS每年会从韩国文化财厅获得一定的资金支持,用以开展项目。虽然没有中国ICOMOS和政府的关联度那么高,韩国ICOMOS还是与政府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

韩国ICOMOS的另一个特点是,会员作为各领域的专家,参加ICOMOS国际科学委员会非常积极。目前为止,在13个国际科学委员会中有专家会员。

总体而言,韩国ICOMOS虽然会员规模不大,但专家活跃度高,凝聚力较强,且有明确的国际化倾向,在韩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韩国庆州将举办2021年ICOMOS年会,这也是ICOMOS年会第一次在韩国举行。

中日韩三国ICOMOS对比

对比中国与日韩两国ICOMOS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中国ICOMOS的基本情况。

中国ICOMOS

加入《世界遗产公约》:1985年

国家委员会成立:1993年

成为正式法人机构:2005年

理事会:43人

常务理事:15人

其中:

理事长:1人

副理事长:6人

秘书长:1人

财务总监:1人

会员:

成员:1241个国内会员,230个国际会员

2019年ICOMOS CHINA会员大会

总体而言,中日韩三国的ICOMOS相似之处很多。其成立背景都是在国家作为缔约国为更好履行《世界遗产公约》要求,有效开展遗产评估申报工作,对接国际ICOMOS业务而成立。三个国家加入《世界遗产公约》的年份差不太多,中国(1985年),韩国(1988年),日本(1992年)。三个国家可能由于相近的历史背景、文化特征乃至民族性格,目前都是世界遗产领域最活跃的国家,申遗积极性很高,且参与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意愿强烈。在这个背景下,三个国家的ICOMOS国家委员会,也扮演了协助配合的角色。

三个国家的ICOMOS中,中国和日本除了在世界遗产领域外,还承担了不少世界遗产之外的国内行业指导事务,比如评选奖项,为具体的遗产保护事务提供专业咨询建议等。韩国ICOMOS则呈现出更多的“学术共同体”的色彩,内部凝聚力较强,但外部影响比中日两国ICOMOS相对较小。

日本ICOMOS独立特征颇为明显,与中国和韩国不尽相同。虽然与日本文化财厅保持着合作关系,但日本ICOMOS的理事中没有政府人员。中国和韩国ICOMOS都与政府机构关系更为紧密,韩国ICOMOS定期获得政府资金支持,中国ICOMOS则受政府部门委托,提供专业咨询服务。

三国的ICOMOS中,会员规模最大的是中国(截至2019年12月,国内会员1241人,国际会员230人,团体会员222家);日本虽然会员数量没有中国多,但因不区分国际、国内会员,所以会员在国际上的规模和影响力更大;韩国会员数量较少,小型学术共同体的色彩更浓一些。

三个国家的秘书处,也是中国规模最大,中国ICOMOS秘书处目前全职职工为7人,包括兼职和实习生在内,工作人数一般保持在10人左右规模(据了解,中国ICOMOS秘书处应该是全世界ICOMOS秘书处中规模最大的,甚至比总部秘书处还要大)。日本和韩国的秘书处,都是由1名工作人员担任行政助理,配合秘书长工作,其中日本的助理本身也是兼职。

无论各自的规模大小、工作内容、扮演的角色有何不同,中日韩三国ICOMOS都致力于搭建起国内文化遗产保护行业和国际世界遗产事业之间的桥梁,并且通过开展研究项目、学术活动、国际交流等,很好地扮演了行业协会的角色。中国ICOMOS愿与日本、韩国同行建立更为紧密的合作关系,为文化遗产事业共同发声,传递行业知识和学术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