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交流

2019年ICOMOS年度会议暨科学研讨会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

日期:2019-10-17 09:43:45 发布: 浏览:245
更多

世界遗产构成:马拉喀什老城城墙及城门

2019年10月14日,ICOMOS年度会议暨科学研讨会在摩洛哥世界遗产城市马拉喀什召开,来自50多个国家委员会、23个国际科学委员会的400余名会员参加了本次会议。

ICOMOS秘书处做年度工作报告

2019年ICOMOS会员发展趋势分析

会场展览 北非阿拉伯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展

10月15日晚6点,在马拉喀什穆罕默德六世会议中心举行了大会开幕式,马拉喀什地区行政长官、摩洛哥文化部长和外交部官员出席了会议并致辞。来自喀麦隆的非洲文化遗产基金会代表主持,向为非洲文化遗产保护和推广作出重要贡献的七位个人颁发了奖章。

大会开幕式颁奖仪式

ICOMOS CHINA代表团一行5人和ICOMOS西安国际保护中心代表2人参加了本次会议。与会期间,代表团将与国际同行充分沟通,商谈与ICOMOS总部、多个国家委员会、科学委员会的合作事项。ICOMOS国际执委、ICOMOS CHINA副理事长姜波参加了10月12日开始的执委会会议。

在10月14日上午举行的亚太地区国家委员会工作会上,ICOMOS CHINA介绍了中国在2019年开展的会员发展、国际交流、学术研讨、能力建设等各项工作,并与亚太地区与会代表探讨了如何加强地区国家委员会交流合作等事宜。会议由印度ICOMOS主席Rohit Jigyasu主持,韩国、日本、印度、菲律宾、泰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的代表相继做了报告,ICOMOS西安国际保护中心(IICC-X)和UNESCO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上海(Whitrap-Shanghai)也发言介绍了各自在2019年的主要工作。

ICOMOS CHINA介绍中国年度工作

ICOMOS西安国际保护中心(IICC-X)介绍2019年主要工作

在为期5天的会议中,与会代表将审议通过2019年度工作和2020年工作计划,并就ICOMOS发展的重大议题展开讨论。今年科学研讨会的主题为 “乡村景观遗产”,分主题包括:乡村景观遗产的认定、记录、保护利用和可持续管理。

马拉喀什历史城市中心雅玛埃尔法纳广场,作为历史露天剧场同时被列入UNESCO非物质遗产

世界遗产构成:建于11世纪的库图比亚清真寺

宣礼塔

世界遗产构成:巴西亚宫殿修复现场

借会议召开之际,ICOMOS主席河野俊行向全球ICOMOS会员致信,全文如下: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成员们:

时光飞逝!距离我们上次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办的ADCOM/AGA会议已经有十个月了。希望你们在过去的日子里都有所收获。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ADCOM/AGA会议之后,我尝试寻找一个模式,能够简洁明了地表述我们是谁,我们需要什么。这样的模式将有助于更便捷地回顾和评估我们的活动。考虑到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作为非盈利的非政府组织所具有的特性,即个人成员是它存在的核心,据此我认为这一模式应当是一个生态系统。

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中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应当能合适的发挥自己的功能并不断成长,不同部分之间的关联能够创造出附加价值并让强化这一系统。共同的目标连接不同的人和机构。开放、多元与信任是一个成功生态系统的关键。在这种情况下,自上而下的模式或一刀切的模式都不适用。

如果我们在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应用这种模式,各个国家委员会和国际科学委员会就是最关键的一环。国家委员会和国际科学委员会的年会和报告是体现国家委员会、科学委员会和个人成员之间更强力合作所需要的重要指标要素。我们在全球遗产领域拥有丰富的知识经验和广泛的网络。这一社会资本是我们这个志愿组织最重要的资产之一。我们应当零用这一资源传播观点,分享合作成果和经验,推动与外界的信息交流。为了强化这一定位,我们应当更好的利用这项资产,我们应当明确信任这一受到广泛认可的社会资本所承担的角色和功能,同时应当明确信任缺失所造成的代价。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要成长为一个最优的生态系统尚有很多路要走:在某些地区应当成立更多的国家委员会来组织遗产专家;应当开展更广泛的合作,从而有可能消除这一组织内存在的诸多封闭孤立现象以及与之相关的受到诟病的问题。除了全体大会之外,ADCOM/AGA也是一个独特的合作平台,可以通过共同开展项目的方式催生合作。我们是否有效抓住了这一机会以最大化实现我们的效益呢?

我们正在通过各类不同的计划努力建立一个更好的生态系统。首先就是新兴专业人士工作组的成立。成立仅仅两年时间,这一工作组就有了由国家委员会和国际科学委员会制定的90名年轻专业人士。鉴于世代补充对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这意味着是一项伟大的合作成就。其次是帮助一些国家建立了新的国家委员会,比如奥地利、黎巴嫩和黑山。我很高兴地在这里向大家通报,黎巴嫩和黑山国家委员会已在各自地区举办了会议,而奥地利国家委员会也在该国迅速取得了稳固地位。

我还想向大家分享另一个合作范例。其缘起是巴黎圣母院。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自2015年以来一直在开展一项与文化遗产重建的项目(https://www.icomos.org/en/focus/rEconstruction )。2019年4月15日的灾难引发了各种观点和看法的交流——不仅仅针对巴黎圣母院的未来,更针对于真实性、风险防范、木料和森林这些问题。某些国际科学委员会,如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CIVVIH)和风险防范科学委员会(ICORP),计划了相关的会议和行动,这是体现我们生态系统中积极元素的范例。我们需要更多的平台来容纳包括国际科学委员会、国家委员会和工作组在内尽可能多的组成元素。

执行局也探讨了让生态系统中更多成员合作的可能框架。举办一项关于巴黎圣母院遗产保护历史和全球灾后比较研究案例的展览,可以成为体现这一包容性平台的一项活动。我已经开始筹集资金,目前看来该展在多个国家巡展是有可能的。2019年7月,《巴黎圣母院修复特别法案》颁布实施,这使得我们能够向前推进展览的筹备。我会在下封信里进行更多的汇报。

生态系统的这一模式不仅适用于对现有内部组成部分的评估,同时也适用于对对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之外因素的应对。机构并不存在于真空中,它们会受到周围环境的很大影响。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可以对这类外部因素作出适当的反应。为此,我在这里提及世界遗产委员会今年在巴库做出的一项最新决定。

你们可能还记得我在1月的报告中提到,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作为世界遗产咨询机构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世界遗产委员会扩大了其特别工作组的权限,尤其是“讨论利用其他实体提供咨询服务的模式“(42COM12A)。特别工作组由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国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个选举团中的两个其他缔约国组成。其由阿塞拜疆代表担任主席,每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召开一次会议。此外,2019年1月23至25日,在突尼斯召开了一次由澳大利亚赞助的专家会议,讨论评估程序有可能的改革。三家咨询机构受邀参加这些会议。特别工作组在2019年1月至6月提出并讨论了多个方案。坦白地讲,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在世界遗产大会开始前的一个月,特别工作组是否会推荐使用新的咨询机构,这一点依然不明朗。在另一场合,一位大使建议,应当对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评估意见应当被审议,而且已经开始评估这一审议需要多长时间了。

玛丽-洛赫•拉维尼尔秘书长和我本人所代表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一直在与另外两家处于同样地位的咨询机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和国际文化财产保护和修复研究中心(ICCROM)构想合作关系。这可以被看做是向着遗产领域作为一个重要生态系统迈出的一步。我们与特别工作组的成员开展了很多健康的对话,并试图变得尽可能积极进取。在此之上,我提供了和我们行动相关的大量数据,包括申遗文本的平均页数、书面审核人员的数量、地区分布的多样性、接受比例等等,并且我们把这些数据与特别工作组进行了分享。

我很高兴地向大家汇报,世界遗产委员会决定维持“关于其他机构参与咨询服务的现状”(43COM12A 第13条)。这个短短的句子并不能完全体现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在过去几年所做出的努力和付出的时间。但我想强调的是,在与特别工作组讨论的过程中,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似乎仍是缔约国可信赖的合作伙伴。我同时确信,这种信任主要来自于我们自2015年开始并不断改进的同缔约国的对话。我向所有对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项目做出贡献的人们表示感谢,包括秘书处人员、世界遗产顾问、书面审核人员和技术考察专家等等。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表现出了其应对外部状况的能力,这是一个运转良好生态系统的标志。

话虽至此,在寻找更好评估系统的道路上,我们刚刚起步。世界遗产委员会同意了在提交申遗文本前开展”预评估“这一新的强制措施的建议(43COM12A 第8和第9条)。接下来将探讨实施的形式并最终于2020年通过(第12段),未来将有几年的试行期。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在这个新的阶段中将扮演重要的角色,我们因而必须增强实力。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我们成立了世界遗产工作室,自2019年7月起运行。这是我们生态系统中全新的元素。

最后,如果你们来到马拉喀什,我很期待和你们进行一场高质量的对话。但如果我们不凑巧未能会面,我也会给你们致以最诚挚的问候。我希望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对你们而言是一个成果丰硕的时刻。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主席

河野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