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 协会动态

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边会集锦(4)— 世界遗产城市的死与生

日期:2019-07-04 22:51:39 发布: 浏览:530
更多

大会第二天,已经进入濒危世界遗产保护状况审议环节。文化遗产中非洲、中东地区近半个世纪战火和冲突不断的历史城市一直是濒危世界遗产关注的焦点,那些辉煌而脆弱的文明遗存也不断提醒人类和平生活的可贵。

主题:世界遗产城市的保护与复兴

时间:2019年7月2日18:00-20:00

主办:阿迦汗文化信托

阿迦汗文化信托是伊斯兰世界保护文化遗产的一个传奇,总部设在日内瓦,有约8万名员工,在世界上30多个国家工作。它隶属于一个更广泛的发展网络,工作范围涉及众多领域,包括教育、健康、建筑、文化、基础设施等等,都围绕着可持续发展的主题。阿迦汗历史城市计划是活跃了三十多年的项目,覆盖了非洲、中东、中亚和南亚的多个城市,通过在历史城市核心区开展激发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的城市保护和再生项目,改善民生,探索和推广历史城市自身可持续发展模式。活动影响广泛,几乎都在世界遗产城市,曾赢得联合国教科文十几次遗产保护奖项。因此,本届世界遗产大会的主席阿塞拜疆文化和旅游部部长专门出席了本次边会并致辞。

他尤其赞赏阿迦汗最近几年为保护伊斯兰传统音乐所做的努力,大会开幕式上演奏的阿塞拜疆苏菲音乐也在其中。

大会开幕式在阿塞拜疆国宝诗人纳西米(Nasimi)600周年诞辰之际,演奏纪念他的传统苏菲音乐

阿迦汗文化信托主任路易.蒙瑞尔介绍了信托完成的历史城市项目,包括公共空间营建、历史建筑修复利用、历史城区复兴等,蒙瑞尔强调了阿迦汗项目中的共通原则:人永远是核心。生活质量、地方就业和经济、当地团队管理、沟通地方与国际知识、多样性与包容性…成为关键词。

喀布尔莫卧儿花园修复及周边环境改善, 阿富汗

杰内古城大清真寺修复,马里(世界遗产,1988)

开罗历史城区建筑修缮与Al-Azhar公园营建,埃及(世界遗产,1979)

多年与不同国家的实践,阿迦汗积累了遗产保护公私多方合作的经验。他举例说,最早开展胡马雍陵保护和展示项目时,当阿迦汗向印度政府提出公私合作开展,印度政府非常坚决的拒绝了,认为根本不符合本国法律,这也是私人参与在遗产保护领域根深蒂固的“坏名声”所致。最终项目非常成功,胡马雍陵的保护修复过程中促进了传统工艺的复兴、当地民众的参与,周边城区环境得到了改善,蒙瑞尔用阿迦汗的经验提醒从业者这一模式本身不是负面的,而在于找到共同的目标和适当的合作机制。

德里胡马雍陵周边老城升级项目,印度(世界遗产,1993)

建筑保护项目的负责人介绍了创立于1977年的“阿迦汗建筑奖”他回顾了这一奖项如何见证同时思考近半个世纪来保护观念的变化。

作为建筑保护从业者,他认为这一奖项不会哀叹宝贵遗产的丧失,而是庆祝那些回应当地社会的精神物质需求、通过遗产保护利用改善人居环境的成功实践。为那些遗产保护者鼓掌,“他们是真正的世界冠军”。

希巴姆古城建筑修复,也门(世界遗产,1982)

之后他具体介绍了拉合尔古城保护项目中政府、社会各方、当地居民和国际团队的合作。

(Picture Wall计划)装饰精美的建筑外墙彩画修复

叙利亚古迹与博物馆部主任也详细介绍了阿勒颇Al Saqatiyya老市场的修复行动和进展。阿勒颇(世界遗产,1986)是持续使用两年多年的古城,近年由于武装冲突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2013)。位于历史城市核心区破坏严重的老市场曾经是中东地区乃至全世界最大、最活跃的传统市场之一,建筑全长118米,容纳53家店铺。对它的修复和重新投入使用作为当地经济复兴的引擎,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也是阿勒颇世界遗产抢救重建行动中的一个重要项目。

问答环节中一些之前的获奖者分享了各自在世界遗产城市保护复兴项目中的思考和实践。

胡马雍陵保护展示项目参与者谈地方社区参与

耶路撒冷老城再生计划建筑师,2004年阿迦汗建筑奖获得者

来自波斯尼亚的遗产建筑师,也是阿迦汗建筑奖的获得者提到他参与的两个古城修复重建项目以及整个过程在传播保护理念、培养当地人才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前南斯拉夫历史城市Mostar在战后1993-2004年开展了持续的重建工作,有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六十多所大学和专业机构参与,2005年这座修复重建后的城市成为世界遗产。这位建筑师也曾在1995-2001年开设保护课程,乌兹别克斯坦100多位从业者参加了培训,2001年撒马尔罕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波斯尼亚遗产建筑师,阿迦汗建筑奖获得者

主题:世界遗产城市阿勒颇的修复与重建

时间:2019年7月3日18:00-20:00

主办:叙利亚古迹与博物馆部、UNESCO

边会详细介绍了UNESCO和UNITAR于2018年联合完成和出版的《阿勒颇古城文化遗产受损状况报告》,这份报告也成为叙利亚古迹与博物馆部编制和实施世界遗产阿勒颇古城修复和重建规划的基础。

这份报告试图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尽可能精确地提供遗产受损状况的完整数据。除了前几届大会边会上已有介绍的国际专业机构对数码扫描、卫星影像分析等技术的应用,报告编写者还提到了这份文件一些其他的特点。例如:非常强调从城市整体层面展示受损情况,更好的展示破坏规模和区域;向公众和国际社会广泛征集了私人影像、口述记忆等,既对高新技术记录信息提供补充和印证,也在过程中提升了全社会对文化遗产保护重建的意识和参与度;梳理了古城完整历史和时间线,显示了阿勒颇在历史上曾不止一次的被破坏并完成重生;记录是五年持续的,报告追踪了整个工作过程。

叙利亚古迹与博物馆部负责人介绍了重建规划编制的原则和框架,在整个过程中加强公众参与的工具和手段,并对各规划编制、项目实施设定了短期(2018-2020)中期(2020-2024)和长期(2025-2034)的工作目标。  

南斯拉夫专家分享了萨拉热窝重建的过程和经验,提到了重建在民众自愈方面的积极力量,是重建和平、包容与希望的过程。

关于重建的报告中也提到了一些重要的历史城市的重建的案例研究,包括二战后的欧洲历史城市及黎巴嫩的贝鲁特,都将从不同侧面为阿勒颇的重建工作提供参考。ICOMOS近年来也在就遗产重建主题展开讨论,收集国际案例,为复杂的重建工作提供更多工具。新的思考如何在真实性方面联系如威尼斯宪章等经典文件也是ICOMOS要应对的课题,毕竟威尼斯宪章的起草者们很多也亲身参与到了二战后的重建过程。

主题:世界遗产恢复与重建—策略与规划

时间:2019年7月2日13:00

主办:波兰文化与国家遗产部

波兰文化与国家遗产部于2018年5月在华沙召开了以“世界遗产重建的挑战”为主题的国际研讨会,来自30多个国家的200位专家代表经过研讨,总结以往的该主题的实践和思考,形成了《关于文化遗产恢复与重建的华沙建议》。该文件已经可以在世界遗产网站上下载。

波兰政府没有将这一研讨会当做完成的结果,而是作为讨论的起点,将继续支持对这一重要主题的讨论,以期对当今世界遗产恢复重建工作有所推动。

边会邀请了世界遗产中心、ICOMOS和ICCROM的文化遗产专家参与了讨论,与会专家都强调了融合当地社区利益与需求的基本原则。ICRROM代表约瑟夫.金提到行动的紧迫性与确保科学程序两种工作节奏的把握, 以及培训中对地方知识与工艺的结合。ICOMOS主席河野俊行介绍了近几年ICOMOS开展的关于重建的主题研究的进展状况及阶段性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