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交流

【卢瓦尔回响】法国世界遗产地培训心得

日期:2018-11-27 18:04:29 发布: 浏览:202
更多

法国的历史城市和文化景观数量众多,在历史建筑、城市及景观的保护和价值增值方面拥有完善的体系和丰富的经验。尽管国情不同,但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方面,法国经验对中国仍有诸多启发。2018年由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ICOMOS China)促成和法国世界遗产协会(ABFPM)组织、为期五天的世界遗产地管理培训系统而专业,从六个方面向我们展示了这种“法国经验”。

1、遗产保护的法律体系与实施机制(ABFPM

从1913年的《历史建筑保护法》(Momuments Hsitoriques)到1930年的《景观地保护法》(Sites),到1943年《历史建筑周边地区保护法》(Les Abords des Monuments Historiques)、1962年的《马尔罗法》(Malraux)、1983年的《建筑、城市和景观遗产保护区》(ZPPAUP),再到2012年的《建筑与遗产价值增值区》(AVAP),法国对于遗产的认识和管理经历了“从建筑单体到区域、从物质空间到文化景观、从静态保护到积极融入城市发展”的转变过程。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法国建立了一套从中央(文化部与环境部)到地方(大区、市镇),从政府到民间(协会)的保护体系。从实施机制上看,法国的遗产保护工作借力国际机构(欧盟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受到中央政府(各级保护法令、文化部和环境部下派到地方的代表)的严格监管,又充分调动地方积极性(将地方规划(PLU)的编制权下放至市镇、鼓励各大区与市镇之间形成联合体、通过财税政策鼓励私人业主承担起遗产保护的责任)。同时,数量众多的协会、社会企业、志愿者组织等通过青少年教育和同行经验交流,为遗产事业培养了大量爱好者与守护者——这是当前法国遗产领域最具活力和行动力的社会力量。

2、历史建筑修缮(遗产建筑师)

法国历史建筑分为登陆(inscription)与列级(classement)两类,后者的保护等级要高于前者。截止2011年,全法有历史建筑44060处(其中登陆29470处,列级14590处)——这些国家财富不仅集中在巴黎、里昂、图尔等著名古城当中,也分布在其他的现代化城市和广阔的乡村地区(图1)。这是法国悠久历史的见证,也是几个世纪以来,法兰西民族珍视自身文化遗产的结果。

图1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法国国家委员会理事长Langeau先生,通过自己的三个实际项目,向我们详细介绍法国在历史建筑修缮方面的工作方法和技术难点,其严谨的工作态度令人印象深刻。在修缮工作启动之前,项目组要和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一起展开长达3年的前期研究:详细甄别历史建筑中不同时期的建筑构件(图2),根据其历史价值与材质保存状态,制定下一步的修缮原则和目标,并取得专家的认可。方案确定后,还必须取出代表构件进行修复试验,试验成功方可推广至整栋建筑。

图2

3、古城保护与发展(Albi 古城)

阿尔比古城的文化遗产专员Marie-Éve CORTÉS女士向我们展示了文化遗产(特别是成为世界遗产之后)如何在更大尺度上与城市发展相互协调——这里涉及了三个相互关联的问题:(1)遗产保护规划如何与当地的法定规划(总规与地方规划)相协调,特别在不同类型规划的重叠区域;(2)如何处理遗产保护与旅游经济的关系;(3)如何解决遗产保护与古城居民提高生活质量需求之间的矛盾。阿尔比古城在 2010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之后,就开始以“公约”(Charte)和“古城管理规划的实施手册”(Mise en Valeur du Plan de Gestion)的方式来探索解决保护与发展的矛盾,这对于今天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图3)

图3

4、职业教育与培训(L’Ecole de Challiot 夏约建筑学院)

法国的遗产保护工作还得益于一支以“国家建筑与规划师”(AUE)为代表的强大的专业队伍。这些以遗产保护为己任的建筑与规划师,大多拥有“国家建筑师”(ABF)的资格,“国家建筑师”是由法国夏约建筑学院(L’Ecole de Chaillot)专门为国家培养的、具有公务员身份的特殊“建筑师”。他们作为国家代表,负责监督地方遗产的保护:任何遗产建筑的维修和改造工程许可都必须经过他们的签字才能生效。值得庆幸的是,这所著名的遗产建筑学院在十年前已经和中国(同济大学)展开了学术交流和实践活动,其工作方法也在山西、贵州等地的遗产保护项目中得以运用。(图4)

图4

5、乡村遗产价值增值与地区发展 (勃艮第葡萄园的“风土”Climat de Bourgogne)

在乡村振兴的国家战略下,乡村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是当前中国遗产界的热点话题。来自勃艮第葡萄园风土协会的主任Bertrand GAUVRIT先生,向我们生动展示了这一传统的法国农业地区,是如何通过挖掘两千年历史的葡萄酒生产技术、修复当地文化景观、以及保护和推广葡萄酒品牌,从而重新融入现代生活,甚至与全球经济网络相连接的过程。值得一提的是,勃艮第酒农协会延续了当地葡萄种植的“风土”(Climat)概念并赋予其新的内涵,使之成为当今葡萄酒市场独具一格的高端品牌。(图5)

图5

6、宣传与推广(来自Pont du Gard的经验分享)

任何遗产,无论在历史上其文化价值有多高,如果不经过“转译”(interpretation),是很难被今天的参观者所感知。这就是法国遗产地反复强调“宣传和推广” (mediation et promotion)工作的重要性。这种宣传推广首先需要各类专业学者(历史、考古、建筑、城市规划)系统的研究与分析。其次需要一批训练有素的“转译”人员(mediateur或guide),针对不同的受众(青少年、老年人、外地游客)进行分类介绍。目的是通过文字、影像、模型、体验等方式,令参观者获得对遗产价值的认知、培养对遗产的兴趣和责任感。最后,遗产推广还需要动员当地的社会力量(协会、志愿者和青少年等)。这种参与一方面可以提升遗产地的品质、扩大遗产地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增强社区凝聚力和地方文化认同感的重要手段。(图6)

图6

本次培训除了课堂讲座,还穿插了不少现场参观,便于学员们直观理解法国遗产保护的概念和方法:如香波堡(Chateau Chambord)对于城堡周边地区文化景观的保护、引入当代艺术来赋予世界文化遗产新的内涵与价值;冯特浮劳市(Fontevraud)围绕着冯特浮劳修道院展开的一系列的地方规划和制度建设;以及布卢瓦古城(Blois)在“历史与艺术之城”国家标签的指导下,进行的遗产保护与城市更新计划。五天的培训虽然短暂,却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理解法国文化遗产管理经验的大门,也是一扇同时通往历史和未来的大门。